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推手*罗晟昏迷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又有人在实验楼那边见到鬼了!”

         向乐一进教室就听到里面大部分人都在谈论昨天的见鬼事件,他坐到位置上听了一耳朵。

         “听说了!是周元吧!没事儿他去实验楼干什么?”

         “不知道啊!反正他昨天见鬼了,都被吓到变回原形了!而且他今天就请假了,很定吓得不轻!”

         一群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向乐摸了摸下巴,他只是给昨天那个人下了个小小的暗示,其实昨天晚上他早就发现有人埋伏,自己将计就计,没想到看起来那么大的个子居然这么不经吓。

         向乐听了一会儿就腻了,低头开始温习功课。

         “啧!”方翔面色难看的看着前面学习的向乐,转头对雀斑男孩低骂“这就是你们的主意?你确定你还有智商这东西么?”

         去吓人反被吓了个半死,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手下?

         “不、不不不是的,周元有多胆大你是知道的,但是昨天真的很不对劲!”雀斑男孩一脸惶然。

         昨天他们眼看着向乐走进了宿舍楼周元也没有动静,两个人都十分着急,他们走到周元藏身的地方就看到周元仿佛着了魔一般,直直的站在原地,他们正要上去拍拍周元,周元就惨叫一声跳起来被自己绊倒,然后就变成了原形,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鬼鬼鬼’,那状态真的很不对劲啊!

         雀斑男孩一边讲一边抖,最后都带上了哭腔“你说是不是真的有鬼啊!”

         方翔的脸更黑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雀斑男孩泪汪汪的样子。

         “有什么鬼!我看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方翔瞪着向乐,这小子肯定早就察觉了他们的计划,至于周元……方翔皱了皱眉,反正他是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的!

         下课后方翔打开自己的通讯器,给一个人发了一条讯息。校园暴力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精神上,而另一方面则是*上,既然精神上的暴力不好用,那就试试*的暴力吧。

         方翔阴沉的笑了笑,他刚刚联系了一个机甲系的学生,那个学生家境一般又有求于他,除了肌肉发达点就没什么特点,不过这样的人才好用,一点蝇头小利就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

         向乐看着面前的三个男人有些头疼,他真的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咳咳),踏踏实实的学习,为什么麻烦总要接二连三的找上他?是他命犯小人?

         小a躲在向乐腿后,小翅膀扯了扯向乐的裤脚。

         “你就是向乐?”正中间一个肌肉发达的高达男人向前走了几步,上下看了看向乐的小身板“呵,长得还不错嘛。”

         赵通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他喜欢雄性!而且尤其喜欢较小柔弱的雄性,原来看中一个兔族的没想到那小子身后有人,面前这个嘛,倒是还不错,尤其他的皮肤看起来就很嫩,咬起来应该很带劲儿!

         赵通恶心的把向乐从上到下扫了个遍,向乐皱眉,这人的眼神他不喜欢。

         赵通身边的两个男人没有多想,他们本来就是赵通找来帮忙的,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应该用不上他们的吧?他们放松的站在原地,还催促赵通动作快一点,毕竟学校是禁止私斗的,被发现他们都要挨处分。

         “啊,知道了,我会尽量快一点的。”赵通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面向向乐又是恶心的笑容“其实我只是受人之托,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放你一马。”

         赵通以为对方会害怕,会哀求,万万没想到向乐只是把小a撵到一边,把书包和外套脱下来整齐放好,然后慢慢走了过来。

         赵通皱眉,嘴里却不闲着“怎么?想求饶?”

         向乐走近,赠送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只是……怕弄脏我的东西。”

         以迅雷之势出拳,赵通整个飞了出去。

         “哈~好久没动手了,不过话说你真的挺沉啊!”向乐揉了揉自己白皙细长的手指,那上面甚至一点红印都没有。

         “艹!”赵通从地上爬了起来,右脸一个红彤彤的印字。

         “还看什么!都给我上!”赵通恶狠狠的唾了口唾沫,招呼两个同伙。

         俩人对视一眼,虽然觉得有些蹊跷但是毕竟他们有三个人,对方才一个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然而等到五分钟后他们就知道他们错了!大错特错!

         向乐揉了揉拳头,看着躺在地上青青紫紫的三个人,果然灵力就是作弊器啊,游走一圈酸痛全无!

         向乐走到赵通身边,赵通瑟缩了一下。

         “别怕,我只是想问问到底是谁三番五次的找我麻烦。”向乐笑眯眯的样子落入赵通眼里就是恶魔!

         “是、是是是方翔。”赵通哆嗦的说。

         向乐想了想,没印象。不过他可以查。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向乐带上东西和小a就走了,赵通躺在地上怨毒的看着向乐的背影。

         “向乐,我知道方翔是谁。”小a回到宿舍查了一会儿,在‘脑’中找到了方翔这个名字。

         “谁?”向乐叼着片吐司有些咬字不清的问。

         “你的同班同学。”

         “唔……我得罪过他?”向乐想了想,完全没印象啊。

         “我查了查方翔的背景,他是方氏集团的少爷。方氏集团主要卖机械零件,是一家中等企业公司,方翔从小在机械制造方面就表现出了比较高的天分。不过据说他是私生子,方家主母无法生育,所以才从外面把方翔抱回来当亲子养。”小a念着自己查到的东西。

         阿尔法在一旁静静的站着,将听来的所有消息都发给了罗晟。

         咳,这也是罗晟把阿尔法留下的原因,作为大家长他有权知道他家小孩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当然仅限于向乐被欺负的事情,其他的小事阿尔法是不会发给罗晟的。

         而已经部署完作战计划的罗晟也看到通讯,虽然清楚向乐的武力值,但是依然会担心自家孩子被欺负,想来这是每个家长都会担心的事情吧?

         如果是一般的同学间的摩擦罗晟不会管,但是这是有目的的欺负!是校园暴力!这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罗晟给袁诚发了个讯息,反正袁诚也总是找向乐探讨精神力和药物之间如何融合,让他当一下暂时的保镖应该没事儿。然后又找人查了下方翔,找他们家小孩的麻烦?罗晟勾了勾嘴角,冷冷的笑了。

         “头儿,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出发!”副官严华走了过来。

         “嗯,最后确认下,无误后出发。”罗晟站了起来,挺拔的军装将他衬托得英俊又威严,在他的身上隐隐能够看到皇帝陛下的影子。

         严华垂下头,安静的走在罗晟身后,偶尔抬起眼看向罗晟的目光充满炙热!这是他要追随的人,是他的心里的王!

         一艘艘战舰在星空中安静蛰伏,等待撕开伪装的那一刻。

         第二天袁诚都大包小裹的来了,随行的还有十多个助理,上次见过的莎莉也在其中。

         向乐在宿舍楼下被袁诚堵住。

         “袁大哥?你怎么来了?”由于袁诚年长向乐十余岁,袁诚平时都让向乐喊他大哥的。

         “我?还不是罗晟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着你!”袁诚掐了掐向乐的小脸,笑着说。

         “为森么?”向乐由于脸颊被掐起来有点吐字不清。

         “呵,说什么你都信。我最近有一个课题需要研究,就是关于精神力和药物的融合,正好你在这里,我也不用上全息网络逮人了。况且这个学校也是我的母校啊!”袁诚张开双手,享受着母校的清风。

         “哦。”向乐还是忍不住怀疑,昨天刚刚有人找麻烦今天袁诚就来了?也有点太巧了吧?将知情人一一排查,最后就剩下……

         向乐抬头遥遥望着他的房间,阿尔法肯定在里面勤勤恳恳的做家务。向乐摇了摇头,并没有感觉到被冒犯,而是有种被人关心的淡淡满足感。

         “我的实验室就在二楼,你有事的话可以过来找我。”袁诚给向乐指了指他的实验室所在,向乐点点头。

         三楼,一个人隐藏在窗帘后面,透过厚重的刘海看着楼下向乐和袁诚。

         之后向乐过了几天安静日子,虽然依然被孤立,但是他对此丝毫不在意,踏踏实实的学习,偶尔跟安和出去逛街买东西,向乐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

         直到这天早上——

         “向乐!”袁诚使劲儿敲着向乐的宿舍门,‘咣咣’的巨响将周围房间的人震了出来。

         “谁啊!大清早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穿着花裤衩的男生揉着鸡窝头从隔壁走了出来。

         “少罗嗦!”袁诚阴沉的看了他一眼,那个男生就仿佛被猎人盯住的猎物般,不敢吱声了。

         “怎么了?”向乐快速的穿好衣服,给袁诚开了门。

         “快!快跟我走!”袁诚抓起向乐就想跑,被向乐拉住。

         “怎么了?等我收拾收拾东西。”向乐努力拉住袁诚,还是被带得往前跑了几步。

         “罗晟出事儿了!晚了就来不及了!”袁诚焦急的低喊。

         向乐面色严肃,匆忙跑回寝室把小a和阿尔法带上就跑了出来。

         向乐隔壁的房间打开,一个瘦弱的少年走了出来。

         “怎么了?”庄诚的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鼻音,仿佛刚刚被吵醒。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最近不会回来了!”向乐匆匆留了这句话就跟着袁诚跑远了。

         庄诚看着他们跑远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舔唇。

         “发生什么事了?”向乐坐上袁诚的车焦急的询问。

         “啧,你知道罗晟他出了个任务,就是,迷失之地的那个。”袁诚将悬浮车开得飞快,一边跟向乐解释。

         “知道。”

         “哼!那tm就是个陷阱!”袁诚火大的把速度又提了个档次“对方故意露出的破绽,想把罗晟他们一网打尽,反正战斗很激烈,罗晟伤的很重,据说现在还没清醒。”

         “他昏迷多久了?”向乐冷静的问。

         “三天……三天了!那帮医生都是吃干饭的吗!现在想起来找我了,早干什么了!”袁诚咬牙切齿,手臂的青筋都鼓鼓的。

         向乐沉着的坐在后面,神识探入储物戒指里翻找能够用得上的东西。师傅和师兄他们给他塞了很多好东西,这么久堆成了一座小山,一定会有能用得上的宝物。

         来时向乐用了两个小时,回去的时候却只用了一个半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