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大脑(倒v)
    刚刚好到了十分钟,池奕宁接收到对方的通讯请求。

     “考虑得怎么样?”

     投影的屏幕上,小娅漫不经心的坐在一旁,不远处是缩成一团的人质们,池奕宁扫了一眼,安和就在其中,呆呆的坐在原地。

     “东西可以给你,不过人我要毫发无伤!”池奕宁沉下脸,语气甚至有些尖锐。

     “呵!你在跟我谈条件么?别忘了谁掌控着主动权。”小娅高傲的瞪了眼池奕宁,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你也别忘了,这里是晨微星,想要完整的离开,最好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池奕宁讽刺的看着她。

     “你!”小娅恶狠狠的看着池奕宁,向来无法无天的她第一次这么被人威胁,不过想到boss的计划,小娅只好按捺下心里的不满,“你放心,只要东西拿到了,我才不会杀这些垃圾,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

     小娅伸出自己的右手,十指纤纤,白嫩细长。那些少爷小姐们听到小娅的话,愤愤的瞪着她,却在小娅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都鹌鹑似的低下头。

     “好。”池奕宁深深的看了眼安和,安和却只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地面,池奕宁皱了皱眉。

     “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在港口见,对了,可千万别派人来拦我,我怕万一手抖,这些人可就不知道能剩几个了。”小娅最后冷笑了下,关掉了通讯器。

     池奕宁将其他人都打发走,独独留下了向乐和罗晟,他看了看罗晟,“跟我去拿东西。”

     罗晟是皇子,当然知道森林里的秘密,所以由他俩去取那东西最恰当,罗晟却提议让向乐也一起去。

     “喂,这是机密知不知道!”池奕宁恼火的瞪着罗晟,别以为你是皇子就可以为所欲为!

     “反正向乐已经知道了,而且向乐的武力值很高。”罗晟不在意的说。

     “你、你告诉他了?!”池奕宁瞪着俩人。向乐看着罗晟淡定的样子,自己也淡定的点点头。

     池奕宁无奈的看了看罗晟“反正是你们皇室的事儿,你爱告诉谁告诉谁。”

     学院既然能够把重要的资料放到危险的森林中心,自然有安全过去的法子。那是一条底下通道,入口处有层层机关和检验装置。

     向乐走在科幻大片里才有的钢铁通道,感觉很是神奇。经过重重检验,向乐他们坐上了一个胶囊一样的装置,坐稳之后就被弹射出去,以极快的速度向远方飞驰而去。

     通常第一次坐这东西的人都会很不适应,高速运动可能会导致头晕耳鸣,向乐感觉有些不舒服,用灵力包裹住自己才觉得好受一些。

     在地上看起来非常远的距离,只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

     下了装置,池奕宁有些难受的甩了甩头,脚步有些不稳。这鬼东西他坐一次晕一次!欺负他体力等级只有b-么!

     目光从没事儿人一样走下来的向乐身上扫过,池奕宁更悲愤了!为什么他处处比不上这个人!

     向乐有灵力作弊,自然没什么大碍,这让有些担心他的罗晟暗暗松了一口气。

     “走。”池奕宁深吸了几口气,压下胸口翻涌的恶心感觉,率先走在前面。

     罗晟和向乐并肩走在后面,向乐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地下空间,这是全部由金属构筑成的地下建筑,纯白色,就像每个科幻电影里科学家的实验室,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偶尔能碰到几个穿着白大褂形色匆匆的人,他们看到池奕宁都会点头问好,然后再匆匆离去。

     向乐觉得池奕宁的身份也许比他想得还要高。

     等到向乐看到那个‘脑’时,饶是他已经听罗晟说了那段往事,依然难掩不忍。

     那是一只被撬开了脑壳的大脑,还能够清楚的看得到男孩幼小稚嫩的脸蛋,不过5、6岁的模样,只有一颗孤零零的大脑在溶液里漂浮。

     虽然不知道是如何保存的,但看起来男孩仿佛还活着一般。

     池奕宁把插在男孩大脑的线路全拔掉,又拿出个特制箱子出来,小心的把男孩的大脑连同溶液一起放进箱子里。

     然后又拷贝了几份资料,七分真三分假,然而实验这东西就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点点小错误都可能前功尽弃。

     将整理好的东西装起来,池奕宁面色难看的又踏上回去的道路。

     另一边,小娅让手下把人质的眼睛通通蒙上,带走。

     “队长,那个人也一起绑走吗?”一个大块头走了过来,指了指庄诚和袁诚所在的帐篷。

     “一起带走,暂时还需要他演一段时间。”小娅难掩厌恶的盯着帐篷。

     “是。”

     大块头带着两个人走进帐篷,把庄诚和袁诚拖了出来,似乎他们的麻药剂量太重了,袁诚直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粗鲁的将两人扔到车上,缩成一团的人质们又往后退了退,不敢去打量被扔进来的人。

     很快车子被发动,躺在地上的袁诚转了转眼珠,过了一会儿才‘醒来’。

     他的手被牢牢绑在身后,身上还残留着被注射麻药后的酸麻感,他坐了起来,靠在车壁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才把目光移到车内的学生身上。

     “你、你醒了?”一个小姑娘怯声声的问。

     “嗯,你们没事吧,有人受伤么?”袁诚挣了挣背后的手铐,除了一阵哗啦的响声,并没有对手铐造成什么伤害。

     “没有。”几个学生小声的回答。

     “那就好。”袁诚又踢了踢庄诚,庄诚这才慢慢的醒来。

     “我们……在哪?”刚醒来的庄诚有些茫然,打量了一会儿四周,把目光停在袁诚身上。

     “白痴,我们被绑架了!睡睡睡!就知道睡!你是猪吗?”似乎是因为在梦里重温了那段他最难堪的时光,那双金色的竖瞳让他汗毛直竖,又羞愤又痛恨,对于同样是蛇族的庄诚语气就没那么好了,当然这也可以被称之为迁怒!

     “哦。”庄诚慢吞吞爬起来,似乎还有些搞不太清楚,他爬到袁诚身边,跟他一样靠在车壁上。

     “喂!那边不是有位置吗?干嘛过来!”袁诚语气恶劣,又向另一边蹭了蹭。

     庄诚抿了抿唇,有些过长的刘海下,一双金色的眼眸有些受伤的看着袁诚,却听话的向另一边挪了挪,俩人中间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

     袁诚看到庄诚委屈的小模样,心里有些歉疚,这个人只是碰巧跟那个人同族而已,并没有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些?

     袁诚歉意的看了看庄诚,语气也和缓了起来“你忘了吗?我们在森林里被偷袭了,醒了就在这里了。”

     庄诚配合的做出惊讶的表情,内心却对袁诚这难得服软的样子痒痒的,要知道以前都是他逼迫袁诚,袁诚对他从来都咬牙切齿,哪曾见过他这个样子?

     庄诚在心里怪笑两声,暗道:我当然知道了,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嘛。为了和最可爱的小诚你独处哟~~

     然而表面却变得惶恐起来,“我们、我们被绑架了?为什么要绑架我们啊?我是孤儿也没有人会赎我的。”

     庄诚惶然的样子让袁诚微微心软,到底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孩子而已,而且……他是孤儿?这让袁诚对他又多了份怜惜。

     “你放心,我们都会平安的。”袁诚肯定的说,不知道是为了安慰庄诚,还是安慰自己。

     “我、我听说那些人绑架我们,是因为学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学院已经答应交换了,我们肯定会没事的。”一个大一新生面带天真的说。

     “那可没准儿,万一他们撕票呢?谁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来。”后面一个男孩子嘟嘟囔囔,在封闭的车厢内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你别胡说!这里是晨微星!如果他们想安全离开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他旁边的男孩狠狠给了他一拐,把他推倒在另一个男孩身上。

     “我可没瞎说!你想他们都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晨微星,然后又明目张胆的要挟,怎么可能没有后手!”先前的男孩回头愤愤的怒视推他的人。

     “你!不许你胡说!”推人的男孩举起双手作势要打他,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够了。”袁诚看他们或惶恐或绝望的样子,低吼了一声,所有学生都诧异的看着他。

     “我说你们好歹也对自己的学校和国家有点信心吧?”袁诚语气轻松,他曲起一条腿,把双臂搁在上面,另一条腿伸直,那悠闲的样子不像是人质,反而像是在度假的少爷。

     “我们会平安的,都会活着回去,相信我。”袁诚冲几个哭泣的女生俏皮的眨眨眼,附赠一枚阳光笑容,女生们渐渐止住了哭声。

     似乎是袁诚肯定的话语鼓舞了他们,他们默默的坐在原地,坚守心里那一丝希望。

     庄诚冷眼旁观,看着那些学生任由恐惧演变成暴力,看着他们绝望,心里不起一丝波澜。直到袁诚出声,脸上耀眼的笑容就像太阳一般,明媚、阳光。

     就是这样的表情……才吸引的他啊,身处深渊的人总是向往着光明,他会牢牢的抓住这份阳光,死也不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