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熄灭
        男人回到工厂以后,整天心不在焉的回想着大师说的话,对工厂的活完全没有了心思。

         算命这东西,毕竟不能用科技手段解释清楚,还是俗话说的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句话的意思:一是,不能完全迷信这些东西,所谓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与自己努力的程度,把握机会的准度有关;二是,不能完全不相信这些,所谓的叫魂,还愿,算姻缘等等有些时候还真是一拿一个准,不得不让人感到神奇!就算不考虑这些,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人言可畏。就算完全没有的事,别人对你这么一说,必然会引起自己的怀疑,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理。

         这男人正是田林,田大嘴的老公!话说,这田林为老婆操心过度,干活自然会有差错,工厂的产品本来就不怎么样,经一个不认真的手一过,必定会更加粗糙。这一切,刚好被程伟昌看在眼里。

         这天,程伟昌趁着中午工人们吃饭,来到独自一人蹲在车间里吃东西的田林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出什么事了吗?”

         田林哆嗦了一下,差点甩掉手中的饭碗,他惊讶的回过头来,木讷的看着程伟昌:“啊…是程哥啊,没…没出什么事…”

         “林子,你可骗不了我,你小子的心眼有几个我会不知道?!都这么多年了,有什么事还不和你程哥说?”程伟昌向前靠了靠,同样蹲下去,看着田林碗中的清汤白菜,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田林低头不语,一个劲的啃着手中拳头大小硬邦邦的馒头,他的脸几乎贴着碗中的白菜。程伟昌额头微凝,不再去盯着他,站起身来慢慢向外面走去。

         “程哥,我就是想回家一趟…”一个嘶哑的声音突然从程伟昌身后传来,他停住脚步,面无表情的回应到:“行,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不!也许要一段时间”,田林站起身来面色凝重的看着程伟昌。

         “嗯!没事就早回来!”程伟昌抬起脚步开始向外走去。

         “那工钱的事…。”

         “不会给你扣的!”说完,程伟昌很快消失在田林的视野中。这下,田林心里总算落下了一块大石头。第二天早上,男人草草收拾了一下,便踏上了回家的征途。

         说也蹊跷,这天,刚好有很多人来到田大嘴家里找她说媒,何长根怕会引来一些闲话,只好委屈的憋在家中。她和何长根在一起厮混久了,难免会让人怀疑,但他们也只是看到何长根和田大嘴走的比较近,两人在人前又比较规矩,只是谈一些给长根找老婆的事,其他人揪不出把柄,便没有流传出去。

         这田大嘴招呼完客人,满脸笑容的送走一个个阔气的“财神爷”,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她揉揉肩膀,捏了捏小腿,伸几个懒腰,走到桌子前,刚要拿起红色的茶壶给自己倒一杯热茶润润嗓子。一双宽厚有力的臂膀从身后将她牢牢的抱住,田大嘴以为是何长根,一边轻轻的挣脱,一边娇嗔的骂道:“死鬼,老不正经!”她慢慢的转过身来,等目光完全将眼前男人的脸包裹过来时候,田大嘴一下子吓软了,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田大嘴愣住了,但仅仅是一会,便立即恢复了脸色,她面带微笑的看着男人说:“是你…哎吆,死鬼,你可算回来了,我想死你了…”。

         “大嘴,我也想死你了!快让我看看,变胖了没有。”田林手臂一使劲,便把田大嘴抱了起来。

         大嘴叫嚷着,轻轻拍打着男人的肩膀:“死鬼,别人那么叫也就算了,你也跟着这么叫?!我饶不了你…”一朵桃花盛开在田大嘴的脸上。

         田大嘴其实原名叫田凤芝,因为周围的人都叫她田大嘴,久而久之,人们也就淡忘了。

         “凤芝,你不知道,离开你的这些日子,我夜夜都在想你…快…让我好好闻闻…你身上的味道”,田林放下大嘴,用力搂住她的腰部,嘴巴微张,舌尖微露,向前探去,一下子便裹住了凤芝樱红的大嘴。

         “别…别…门还没有关呢…让人看见…多不好”,田大嘴用力挣脱着,嘶哑的叫着,头部使劲向后仰,纤弱的手臂死死顶住面前男人的坚实的胸膛。

         “凤芝,怎么了?还不愿意了?我们本来就是两口子,谁要说就让他说去!”男人猛然的松开手臂,夹住大嘴的肩膀,愤怒的看着她。

         “好你个田林子,能耐大了是吧,还敢吼老娘!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大嘴推开男人,怒气冲冲的骂道。

         “怎么?难道你背着我偷汉子,好你个田大嘴!”田林扬起手掌,停在了大嘴的脸边,双眼充满血丝,激动的朝她吼着。

         “你打啊!你打啊!你这个死鬼,一见面就打我!还说我偷汉子!你打啊!”田大嘴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不一会儿就泪流满面,双眼直勾勾的瞪着男人。

         “你!哎”,男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放下了手臂。

         “你能耐大啊!你倒是打啊!老娘一年到头就等你回家,你就这样对我。”

         田林转过头去,不再看田大嘴,目光闪烁着,额头凝成了一块大疙瘩。

         “你说我容易吗?!一年到头,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家,你连个音信都没有,换做别人,早就跟人跑了!你还怀疑我!”女人越说哭声越大,整个小屋都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声。

         田林看着泪流满面的大嘴,心中顿生怜爱之心,一下子便软了,慢慢的伸出手臂,轻轻扣在女人肩上。

         “好了,凤芝,是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男人愧疚的看着大嘴。

         “放开你的手!”田大嘴扬起手臂,拍掉男人的手臂,用衣袖抹了抹眼泪,又开始啜泣起来。

         “凤芝,我给你道歉还不成吗?我是真心知道错了,你这些年的难处,我全都看见了,我省吃俭用,把工钱全都留给你,我是真心爱你的!”男人向前靠了一步,将女人轻轻搂在怀里,一只手勾住大嘴腰部,另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头发。

         听完这些话,田大嘴也慢慢的抬起手臂,环抱住男人的腰部,嘴角微微上扬,“呜呜”的又哭了起来。

         在田家大门的外面,一个健壮的身影,躲在黝黑的角落里,向屋内探了一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田林和田大嘴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又匆匆离开了。田大嘴知道男人对自己起了疑心,肯定是周围某个人对田林说了什么。她快速的赶去何长根家里,和他说了昨天晚上的所有事情。何长根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两个人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让大嘴赶紧给他找个媳妇,免得别人再说什么闲话。

         于是便有了以后田大嘴主动去梅家说媒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