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干柴与烈火(3)
        何长根注视着眼前的女人,体态臃肿,红光满面,小眼睛,尖尖的鼻尖,一头乌黑浓密的亮发绾在脑后,笑容可掬,蠕动着躯体一点点挪进屋里,走到门口时,女人疑惑的看了何长根一眼。何长根没有理睬,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田大嘴跟前,大嘴向后退了一步,睁大眼睛看着他。何长根微笑着说:“田嫂,今天你忙,我先走了,改天再来拜访。”大嘴“嗯”了一声,给长根让出道,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双手,直到长根完全消失在视野中,才松了口气。女人同样在大嘴身后盯着何长根,等他出了大门,低声的骂道:“挨千刀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田大嘴听到了,她转过身来,笑嘻嘻的看着女人:“怎么?罗嫂也认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认识他,只不过看他有点不正经而已。”女人惊慌失措的看着大嘴,生怕她会追问。田大嘴戏谑的看着她,便没有再说什么。这女人正是罗家的人,罗兰的继母!罗家大当家的二老婆!秦秀!秦秀见大嘴不再理会,警惕的向门外扫了一眼,一把拉过田大嘴的双手,迅速推上屋门,在她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自从那天以后,何长根去田家的次数明显增加了,每次趁大嘴不注意的时候,他总会这边蹭一把,那边凑一下。刚开始的时候,田大嘴还比较抵触,到后来也不再抗拒了。两个人的感情日益升温,有人的时候,表现的还算中规中矩,一到晚上,就变得放肆起来。

         话说这田大嘴的丈夫,名叫田林,和长根一样,都是当年一同外出打工的一批人,论年龄,他比长根和大嘴年长几岁,现在在程伟昌手下干活,一年极少回家,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回来待上几天,田大嘴一年来孤独一人,靠说媒得来的钱财倒也活的下去,但是,长时间缺少男人陪伴,正如一把干柴,刚好碰到何长根这团烈火,于是便熊熊燃烧起来。田大嘴起先还畏手畏脚,后来在长根的抚慰下,干脆放开了手脚,有时甚至让长根住在自己的家中,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两人不敢夜夜翻云覆雨,风头紧的时候,还会分开一段时间。无论怎样,他们算是牢牢的黏在了一起。就这样,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一直保持着“关系”,说也奇怪,竟然没有被人发现。长根靠女人救济,终于过上了衣足饭饱的日子。

         另一方面,在一个孕育着生机的小城里,满城都是为工厂建设而忙碌的人群,轰鸣的机械声,漫天的尘土,冒着浓烟的烟囱,每一个小型工厂都在拼命的顶着外来压力,勒紧了裤腰带,在小城各处苟延残喘着。

         夜间,工人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拥挤充满异味的大敞篷中,随便打点污浊冰冷的洗脚水,草草抹两下脚,就立即爬起来,像泥一样滩在床铺上。在敞篷中的西南角处,蜷缩着一个健壮的男人,黑色与白色在他的脖子下方形成明显的分界线。男人今天可能是太过于劳累,没有洗脚就直接上床躺下了,很快便响起震天的呼噜声。

         “漆黑的夜晚,在狂风中摇晃的小屋,微弱的灯光下,一个女人躺在满是血泊的榻上”。男人看见这些,猛的在床上坐了起来,他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浸透。男人惊魂未定的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向周围扫了一圈,昏暗的大敞篷,挤得满满的床铺,震天的呼噜声。男人看着这些,坐了一会便又重新躺下了,他不断回想着刚才梦中支离破碎的画面,熟悉的小屋,熟悉的面孔,一切都让男人越想越觉得不安。他在床上来回翻滚着身体,今夜注定无眠!

         男人熬过了漫长的黑夜,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放亮他便急切的跑到工头旁边,请了一个短假,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他来到小城角落一户破旧的小屋外,慌张的敲着门,很快,一个满脸胡须的中年人从屋中走了出来,两个人简单聊了几句,便一同走进屋中。男人刚坐下就焦急的问中年人:“大师…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中年人捋捋胡须,眯着双眼说道:“但说无妨”。“昨晚我梦到,我家娘们躺在沾满血的榻上,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皱着眉头,急切的问道。中年人完全闭上了眼睛,一会儿捋着浓密的胡须,一会儿掐掐手指,突然睁开眼睛,一脸沉重的看着男人:“红杏要出墙,谁也拦不住!”男人愤怒的站起来,用力的跺了一下脚:“胡说,你老婆才出墙,大师我敬重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中年人摇摇头:“一切都是天命啊!”男人狠狠得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甩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