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扑朔迷离
        清晨,两个孩子飞速的奔跑在睡眼惺忪的小路上。他们出学校的那一刻,一个瘦高的身影刚好从瓦房走了出来,男人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们一眼,眉头微凝,却也没有阻止他们,只是默默的向教室走去。孩子们看到男人进来,全都麻利的打开课本,低下头,瞬间,教室里响起了孩子们“乌拉乌拉”的读书声,林月儿和其他孩子们一样,只是心思全然不再那里,她不时的微微抬起头来,谨慎的看男人一眼,心里萌生出一丝隐约的恐惧。

         男人就这样悠闲的走在教室的过道里,低下头左边右边的看着,所到之处,孩子们无不感到从背部传来阵阵冰冷。林月儿斜着眼睛紧紧的盯着男人的衣襟从自己的身边慢慢的移动过去。等男人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月儿长舒一口气,悬在喉咙边的巨石总算落了下去。男人透过镜片看了一眼小女孩,谁知,刚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过身来,慢慢的俯下身子停在了月儿的耳边:“程毅去什么地方了?”男人淡淡的问道。

         男人的声音让月儿刚放松的身体一下子绷紧起来,此刻,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像阵阵汹涌的浪涛不停的撞击着岸边的岩石。等月儿稍微缓过神来,两个人就那样互相嘀咕了几句,然后男人猛然直起腰杆,他一张铺满发须的脸庞看起来有些焦急,略微停顿了一会儿,便急切的迈着大步像外面走去,身后留下了一群发呆的孩子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师离去的背影。男人来到值班室和另一位教室简单交流了几句,然后径直的向东边走去了……

         两个孩子还在飞快的奔跑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路上,完全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即使有大人和他们打招呼,小黑只是简单的应一声,随即又向前跑去。

         在小村西边靠山的地方,一个生的虎背熊腰,浑身黝黑的大汉忙碌在一块三分大的田地里,大汉身上穿着一件沾满泥土还歪歪曲曲的打着几块补丁的长衫。

         “大海,刚才我看见你儿子回来了…”男人身后走来了另一个黝黑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什么,真的吗?!”男人立即放下手中的工具疑惑的看着来人。

         “千真万确,和程家小子在一起呢…”

         “这个小兔崽子,敢逃学,看我不收拾他!”大海气冲冲的边说边走出田地。

         “大海,小孩子,下手别太重了!”中年人一看事不好,在男人身后连忙叮嘱着他。

         “我有数!”大海不耐烦的回答到。

         另一方面,两个孩子最终停在了一间破旧的土房面前,土方前面是一棵高大的槐树,槐树长满了茂盛的叶子,在较高的树枝上,孤零零的挂着一个木条编成的鸟笼,一只小巧的喜鹊在里面跳来跳去,几只灰黑色的羽毛黏在了笼壁上。

         “我的鸟儿都去哪了?”果子突然变得急躁起来,在槐树下面不停的走动着。

         “坏了,我们来晚了”,程毅眉头紧皱,握起黝黑的拳头重重的打在了槐树的躯干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