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河畔
        河边的柳条尚未及腰,再逢那个春红柳绿的时候,漫山桃花飘去,你嫁我可好…

         尽管两个孩子如何闹腾,梅姨还是不放心将寒依交给两人。孩子们的世界,多了个大人就会变一番味道,这是必然的事情。周围的道路太过崎岖,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孩子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危险就会悄悄降临。弱势群体的世界,太过于危机四伏,稍不留神,就会被周围的浪潮神不知鬼不觉的抹去,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你对我即是如此。

         梅姨推着寒依提心吊胆的走在小河两边的地沿小路上,两个孩子竟然也听从了大人的要求,老老实实的跟在轮椅后面,唯一不安分的偶尔跑到轮椅旁边逗逗女孩,摸摸她的小手,挑挑她的头发,躲在周围捉一会迷藏,仅此而已。小河旁边正是何家的田地,这个点又刚好是农忙的时候,地里不能少了人。这不,长根吃完早饭就匆匆赶过来了。

         三个孩子一个大人,很快就来到了前边一块相对平坦的地方,这里的地面土壤结结实实的,还有几块光滑磨光的青石,这里是人们夏天乘凉的地方。河边生长着几棵稀稀疏疏的歪脖子柳树,三月以来,经春风一抹,密密麻麻的铺满了嫩绿的柳条,小黑站在那里,柳条的下端刚好能触到他的脑袋,柳树后面就是深达三四米的河沟,由于是枯水期,河床上还没有水的踪影,各种石头,草丛,散乱的铺在下面,将原本流水的地方堆的严严实实。梅姨临走的时候,特别嘱咐他们,千万不要乱走,尤其是不要到柳树后面去,坡高,危险。

         漫天飞舞的柳絮,像雪花般尽情自由的飞翔在天空中。说他们像雪花,也许单纯是因为他们的颜色,说他们不像,实在是有太多的理由。他们不像雪花那样沉重,因为春天远没有冬天的凝重,一阵春风飘过,他可以乘着风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不像雪花那般短暂,因为春天永远比冬天富有生气,他们包裹着一个个即将在这片土体上生根发芽的生命体。但相比之下,或许还是雪花更胜一筹。冬天的雪,融化后化作丝丝甘霖滋润着土地,给他们在即将来到的春天积蓄着养分。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是柳絮永远不能比拟的,冬天的雪,飘飘洒洒随意的下着,稍不留神就装点了万千山河,成为自然记忆中最不可磨灭的印记。而柳絮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太过轻盈浮躁。即使背负着沉重的生命,却又往往会站不住脚。

         三个孩子,安静的坐在柳树下面的青石上享受着每一缕春风抚摸过脸庞的那种感觉。周围毛茸茸的柳絮,不时顽皮的落在他们头上,孩子们互相拂去彼此头上的“白发”,微笑着看对方一眼,没有什么比这更舒心的了。偶尔,太过淘气柳絮跑到孩子们的耳鼻口里面,那种感觉又是另一番滋味,特别是鼻子。

         “哈秋~”两个孩子还沉浸在暖洋洋的日光里,坐在中间的寒依突然向前打了一个喷嚏,不停地用手触摸着鼻子,面部也开始变得透红。

         两个孩子没有防备,一同向女孩望去,看着寒依一脸窘迫的样子,逗得孩子们哈哈大笑。

         “哈秋~”,旁边的小雪也触摸着鼻子,整个脸部差点聚在了一起。

         “妹妹,你干嘛学寒依妹妹,你看你,笑死我了…”小黑看着两个女孩想的合不拢嘴。

         一个柳絮早就盯上他很久了,一看有了机会,毫不犹豫的钻进了他的嘴里。“咳咳,咳咳”小黑的嗓子被柳絮挠的毛乎乎的,不受控制的咳嗦了起来。

         “哥,让你笑我们,哼,活该!”小雪傲慢的撅起了小嘴。

         “你,你还笑我,看我打你…”小黑一边揉捏着嗓门,一边扬起手臂靠近小雪。

         “你追不上我…”两个孩子,开始在河沟两边满脸笑容的追逐打闹着,几个歪脖子柳树瞬间成为他们游乐的场所,小雪一会儿躲在这棵柳树后面,一会儿有跑到那棵柳树旁边,小黑在后面努力地奔跑,可就是追不上妹妹,男孩子一会就变得气喘吁吁。寒依在后面被两个人的“表演”彻底感染了,好几次,差点就从轮椅上撑了起来,好像迫不及待的像加入这场游戏。

         两个孩子的打闹声很快就引起了大人们的注意,对他们来说,这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因为深渊就在他们脚下,只要一不小心跑过了地方,凭两个孩子的身子骨,至少是骨折。但很快大人们就认识到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小雪逮住机会,猛然跑到寒依身后停住了脚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呆呆的看着哥哥。

         “怎么了小雪,怎么不跑了?”小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妹妹竟然会停下脚步。

         少女的眼睛逐渐变得迷离起来,双手在后面轻轻搭在寒依的肩膀上,寒依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气氛,转过头去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哥,长大了你会娶寒依姐姐做媳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