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暗流
        西边的山头已经被夕阳慢慢的染红,傍晚没有了阳光的小村,静悄悄的躺在山峰黑色阴影里,凉嗖嗖的晚风肆无忌惮的吹着。深沟下面,刚解冻的小溪安静的躺在黝黑的河床上逐渐消失着踪影。小村变得如此静谧起来。

         小溪的下游,田地零散的分布在流水两侧。在一个极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一个健壮的身影不时的挥舞着钁头,“叮当,叮当”钁头与土地的撞击声扩散在沉重的傍晚,扰动着即将睡着的流水。“哎呀,我可算找到你了。”突然一声高亢的女人叫声像一把利剑彻底划开了小村矜持的裙摆,打破了小村片刻的宁静。

         那个健壮的身影,慢慢放下手中的钁头,转过身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田大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敢来”。粗犷的嗓音从黑影的喉咙中发出,差点将他脚下的土地震的晃动起来。

         “长根,你这没良心的,要不是为了你的事,我会在这么冷的天到处跑!”女人抱怨着对黑影说。

         黑影机警的朝四周看了看:“走吧,这里太冷,有什么事去我家说”。

         “我不去,孤男寡女的让人家说闲话怎么办,尤其是被我家男人撞见…”女人看看四周说。

         “得了吧,这里没人,就不用装了。”黑影慢慢走过去,健壮的手臂一把搂住略显丰满的女人。女人使劲推开他,嘴角偷偷上扬有些厌烦的说到:“色鬼,一看见人家,就动手动脚”。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一个用荆棘与碎石围成的小院,推开门,放下钁头,一头钻进略显寒酸的小屋里。小院在村子东头,旁边很少有人居住,更不会有人在这种时候前来拜访。

         两人到了屋里以后,男人迅速摸索出一盏破旧的煤油灯,掏出一盒火柴,用小拇指挑了挑灯芯,不一会儿,屋内就燃起了微弱的火苗,女人刚看到男人模糊的面颊,突然一阵抽搐,腰部被一双宽厚的手掌牢牢的夹住,女人焦急的怕打着男人的胸膛口中不时的抱怨着:“死鬼,真的有急事,你先放开我…回去晚了…被人发现…又会传到我家死男人耳朵里,这次你让我怎么解释!”

         男人全然不顾淡淡的看着她:“吆,大嘴,今儿又抹的什么,这么香!你看这一张透红的大嘴,快让我尝尝吧!”

         “何长根,你给我住手,老娘要不是看的起你,我才不给你张罗这熊事。”田大嘴呵斥着男人。

         “吆,这就生气了…好吧,今天的”事“就算了吧…”男人慢慢松开手臂,顺手捏了田大嘴一下,女人“呀”的叫了一声。

         男人拉过一个小板凳,一屁股坐了下去,伸出手摸出另一个板凳扔给田大嘴,让她也坐下。女人看了他一眼,也坐下了。何长根小心的从口袋摸出一支自己制作的烟卷,“嗤”的一声,火柴的光亮将他的双脸完全显露出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吐出烟气安静的看着田大嘴:“怎么样,让你办的事”。

         “要不是我家死鬼开始怀疑我们,我才懒得办。”田大嘴冷冷的回应着。

         “怎么?还不乐意了,那就不办!”

         “你猜,我给你找的是谁?!”田大嘴向前凑了凑,一脸得意。

         “谁?!?!”男人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梅姨!”她小声的说道。

         “梅姨?!就是我们村西头那个?!我倒是听说她回来了,不过,可都是听些不怎么舒畅的话啊!”男人重重的吐了一口烟气。

         “你这年纪,你这条件,村里还有哪个姑娘愿意跟你,怎么?!还嫌弃不成”。田大嘴怒气冲冲的质问着他。

         昏暗的小屋里,男人嘴中的烟头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光亮。过了好一会,田大嘴看见男人没有回答,抬起头朝外看了一眼,“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说完,田大嘴起身离开了,一会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男人没有起身,朝田大嘴走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烟头逐渐变得暗淡起来……

         小屋外,寒风吹卷着尘土呼啸着游荡在小村里,冰冷的月色洒在空洞的天空中……

         ------题外话------

         加荤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