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被诅咒的小村
        罗阳从橱柜里小心的拿出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朱砂色茶壶,两个小巧的配套茶杯,也没放什么茶叶,只倒进去一壶热水立即就有茶香飘了出来。老道士闭上眼睛,仔细品味着茶水的香气,连连点头叫好:“嗯哼,好茶!好茶啊!”

         “大师真乃行家!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一般不会轻易见人的。”罗阳笑着看了老道士一眼,小心翼翼的一手提着壶把手,一手按着壶盖,慢慢的将茶水倒进茶杯里去。透明泛黄的茶水一从壶嘴里跑出来,宽敞的屋子立即被浓密的茶香所占据。男人双手端着茶杯,恭恭敬敬的走到老道士面前:“大师,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老道士双手接过茶杯,手臂架在胸前,肥大的衣袖刚好挡住了他的嘴巴及以下的地方,他先缓缓的将茶杯凑到鼻子下面,眯着眼睛,轻轻的一边吹着茶水散发的香气,一边品味着,然后再凑到嘴巴前面,喝了一小口,紧接着又喝了一口。茶水刚进到老道士的嘴巴里就一下子顺滑的直接到了他的腹中,残留的茶香却在嘴里久久不能散去,老道士变得面色红润起来,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惊讶的看着罗阳:“好茶啊!真是好茶啊!”

         “大师,您喜欢就多喝点。”罗阳边说边给老道士满上了。

         就这样,老道士喝完一杯罗阳就给他添上,一连喝了两壶,老道士才满意的用衣袖抹抹嘴巴,放下了茶杯。

         “大师,还满意吗?”罗阳恭敬的问到。

         “好,非常好,谢谢这位道友,如此款待贫道!”老道士站起身来,双手架在胸前就要给男人作揖。

         “使不得,使不得,大师,万万不可以啊,赶快坐下…”罗阳慌张的站了起来,连忙去扶老道士。老道士在罗阳的再三劝阻下,终于缓缓的坐了下来。

         待老道士坐定,男人开口问道:“还没请教大师名号?”

         “贫道姓曹,法号信阳子,浮云山青德观人也。”

         罗阳虽然求神拜佛去了不少山头,可就是没听过有这么座山,但是又不好怀疑,只能毕恭毕敬的对待他:“原来是曹道长,在下粗人一个,姓罗名阳,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

         “罗道友不必客气,贫道云游至此,能求得一杯好茶,实乃万幸。”老道士同样客气的回应着男人。

         “道长刚来的时候,说我家少子嗣,敢问道长可有什么办法能赐我一子。”罗阳和老道士混熟了,迅速抓住时机,切入了正题。

         “不忙不忙,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说的清的…”老道士一听见罗阳那么说,表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还请大师细细道来。”男人一脸期待,又给道士添上了一杯茶,送到他的跟前。

         老道士拿起热茶喝了一口,回味了一番,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说道:“道友且听我说:你们这个村子,很久以前,因为三面环山,中间又有一条大水沟,所以给它起名字叫”山门沟“,你可知道,这三面环山,一水东流的地方用我们的话叫什么?鬼门!你们这里正是鬼门,每年死了人,灵魂都会从这里经过,有些恶灵不愿意进去鬼门关,就会飘荡在村子里,所以我一来就感觉你们这里阴气太重!尤其是你们村里死了人,更会对这里依依不舍,不一定会用什么方法躲避鬼差的追捕!或者藏在某个人家的床底下,或者依附在畜生的身体里。”说到这,老道士故意向前凑了一下,诡异的看着男人,罗阳顿时生了一身冷汗。

         “我听说,抗战的时候,你们村里可是征去了不少青壮劳力,最后没一个回来的。”

         “这事我也听家父说过,他那时正好得了一场大病,才逃过去了。”男人诧异的看着老道士:“可这和我家没孩子什么关系。”

         “这些被征去的男人死了,家里只剩下女人,这些人要么丧子,要么成了寡妇,从此以后无依无靠,死了以后,化作一股怨气,凝聚在村里,即使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完全散去,我敢保证,这样下去,你们村的人口会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壳,而你们家正是被这些怨气所饶。”老道士一脸正经的看着罗阳。

         男人半信半疑的惊讶的看着老道士,嘴唇颤抖着,额头开始渗出丝丝汗水:“大师,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道士坚定的回答到。

         “那,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可有解救之法?”罗阳急切的看着老道士。

         厨房中,秦秀一直在偷听着两人的谈话,当听到寡妇怨的时候,她手中的锅铲“嘣”的一声掉进了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