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保姆难当
        女儿是个不折不扣的宅女,这可把蒋成为难坏了,社会就是社会,其中的复杂性怎么能是学校可比的。以前的时候,蒋成只要给女儿的负责人塞几个钱,便根本不用过问,但现在呢,恐怕不是多少钱能够解决的事情,他自己是一个一辈子为钱为权劳累一辈人的人,但是女儿不同,如果你想奢求靠这种东西打动她,那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这一点蒋成明白,毕竟女孩的母亲当初也是这种想法。说道这,不只是他该感到庆幸,包括所有人,如果有个女孩愿意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选择留在了你身边,那么绝对是你这一生可以引以为傲的事情。今天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似乎越来越少,因此,当你有幸那一天撞见的时候,请认真的,用心的,小心的珍惜吧!

         反过来这种女生似乎也是难得可贵的,她们不受外部的各种因素影响,只跟随着自己内心的想法勇往直前,尽管以后可能出现各种不尽人意的条件,或者她仅仅是因为一时头昏脑涨而做出的决定,但不管怎么说,她既然有选择的魄力,那么这就是值得称赞的事情,而她也是一个值得受人尊重的人,如果作为看客的你们,有一天碰见了这种事情,请用心酌情给她们建议。

         所谓的宅女,其实只要多给她们一些建议,或者多给她们一些走出那些狭小空间的勇气,或者给她们对外界世界的安全感,那么,总会在某个时候,她们就会突然灵光一闪,然后就开始逐渐的接受一些东西,只要我们抓住这个空档,就能将其推出家门。这只是对一般意义上的宅女,但是蒋如不同,她之所以选择将自己的内心与这个世界彻底断绝关系,主要的原因还是她的母亲。自从失去了母亲,蒋如就一直没有得到本该从家人那里获得的安全感,这么多年孤独寂寞的生活早就让女孩失去了对一切事物的兴趣。没有追求的人是最可怕的,当然这不单单指的是理想,就拿吃饭来说,我们对美味的探求难道不是一种追求吗,人只有时常保持着对一切需要追求事物渴望,才能使自己的人生获得长久的动力,当然每个人需要追求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很多人都一样的话,那么必然出现诸如类似“一票难求”,数十万人共求一个职位的现象。还有,有些对信仰的追求,对人生价值的追求,这些都是比较高尚的东西,很难有人能做出确切的表述,因此在这里我也没有必要冒这个险,以免说一些陋见,贻笑大方。并且如果不幸和各位的价值观发生了冲突,那么我岂不是在自掘坟墓。人言可畏,一个人如果做不到三思而后行,将会是十分可怕的事情,说话也是如此啊。

         蒋如毕业之后,终于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出现在这个家里,女孩的问题却也一天一天的暴露出来。蒋成也想过不少法子让自己的孩子多出去见识见识,但都失败了。有好几次,蒋成特意嘱咐家里的保姆丽姐多开导开导孩子,陪她去西山走走,或者到城里面,逛逛街,买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可这些,根本就打动不了她,每次蒋如有需要的生活用品,也只是和丽姐说一声便不再过问,丽姐曾想过故意不给女孩去置办这些东西,但每次总会忍不住去想多替这个没有母亲的女孩做一些事情。说起丽姐,不得不提这位来自乡下的中年妇女所拥有菩萨般的慈悲心肠。

         当初,蒋如刚失去了母亲,十分迫切的需要一个能够弥补这个空缺的人,但是女孩又不让蒋成给自己找个继母,所以找个保姆也是无奈之举。可难道找保姆就是一件容易的事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一个人最基本的就是信誉,不讲信誉的人谁敢雇佣,这边前脚,他们从你这里想当然的拿着所谓的正常工资,后教却又想方设法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拿走家里的东西。或者,更严重的说,他们就是在利用这个便利的机会,从中榨取一切可以得到的便宜。这或许说的夸张了点,但说这些的目的是想提醒大家将来如果实在需要雇佣一个打理家务的人,请认真的观察,做出必要的周全考虑。

         蒋成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因为没有考虑周全,而屡次失手,差点让蒋如彻底失去了对保姆这个职业人群的耐心。

         蒋成做这行的本身路子就广,就算他不行动,也会有行行色色的人群主动向其伸出橄榄枝,找保姆这个事情,也是全凭朋友介绍,并且人家当场就保证,绝对没有问题,蒋成不放心,还特意考察了一番,但即便如此,还是没有过得了孩子这关,原因很简单,虽然这些人都有很高的职业素养,也不存在所谓的信誉问题,但是他们就根本不知道蒋如现在的情况需要什么。在孩子小的时候,我们只要适当的做一些事情让他们感到有趣,甚至能把他们逗笑就可以获得对方的好感,并且这种从童年时期建立的印象可以在孩子们的记忆深处维持很长的时间,即使我们在某个时段离开他们,当我们重新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他们也会以笑脸相迎。对于年长的孩子们就没有这样简单了。孩子自身就会随着年龄的成长而自然而然的多处很多各种各样的想法,这就是所谓的性格,如果我们没有对其进行一番透彻的理解,很容易做出对方反感的事情。碰上脾气不好的,自己只能甘心受罪。之前的那些人,就是如此,蒋如除了在别人眼中的孤傲,还有一个最为突出的特点,那就是拥有如一座格外活跃的火山般的暴脾气,即使在不喷发的时候,火山口的上方也会积满了厚厚的乌云,而且携卷着大量的粉尘颗粒,一旦进到谁的眼睛里,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至于爆发的时候,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保姆就是最好的例子。平时在家里如果他们不小心进入到这位大小姐的领地,那么蒋如立即就会展现出不逊于泼妇骂街的功底,人家有时候也只是骂骂而已,但蒋如更多情况下可是手脚并用,什么枕头,之类的东西全都可以当做武器扔出去,运气好的也就算了,顶多在大小姐发飙之后捡起那些东西洗一遍;运气不好的,那就只能一边忍着击打所带来的剧痛,一边埋头给对方善后。这种事情,一次可以,两次三次可以,可如果老是这样了,那谁能受得了呢。他们拿钱也只是干着本职的工作,可不愿意来白白受气吧。因此,一段时间之后他们便纷纷向蒋成提出了辞呈。蒋成无论出多少钱他们也不会愿意,毕竟这些正规公司里的保姆,并不是迫于生计之人,大部分也只是平日里太过清闲,想找个外快做做,他们可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蒋如气走了连续几位保姆,别提现在有多兴奋,在蒋成面前,她就像一个十足的胜者,在时时刻刻显耀着自己的丰功伟绩。这段时期,可把他折腾毁了!

         蒋成平日里不得不忙于自己的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陪伴着女儿。面对如此桀骜不驯的孩子,蒋成感觉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想他蒋成,一生纵横四海,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但是先是妻子的离开,女儿又这个样子,可以说,在家庭这一方面,他是彻彻尾尾的失败者…

         但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丽姐。丽姐本名不知道叫什么,当初朋友介绍来这的时候也这么叫她。蒋成曾经也问过她,可她根本就闭口不谈。至于丽姐的来历,也颇有一番迷幻色彩。听丽姐说,她来自一个十分落后的小山村,就在本县,只不过很少有人听过它的名字。丽姐还说,她以前也有一个女儿,只不过很久之前因为得了一场大病,家里也已经穷的揭不开锅,所以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离去。因为此事,丽姐由于悲伤过度而做出了一些别人不能理解的做法,丈夫以为自己的妻子出了一些精神问题,却对其大打出手,丽姐实在承受不住,终于在一天夜里跑了出来。之后几年,为了躲避丈夫的追捕,她一直漂泊在县里的各个地方,那些日子,丽姐睡过荒野,住过桥底,受到过来自其他村子里小孩子的辱骂,偷吃过别人喂狗的剩饭剩菜,和野猫抢过食物等等,一切我们连想象都成问题的情况,她都亲身经历过。丽姐中途还被带回去了几次,每次回去之后都受到丈夫非人般的待遇,在那里,她和圈里的猪仔睡过同一地方,当年的结发之人像管狗一样用链条锁住她的脖子栓子床头,甚至好多天都不给她吃的东西,可越是如此,非但没有让她屈服,反而更加坚定了妇女离开这个如地狱般地方的决心。也许有人会问,难道村里发生了这些事情就没有人过问吗,丽姐的父母怎么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甘心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