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告别过去
        苍苍十年弹指间,年少的懵懂也已经留在了昨天。对程毅这个即将奔二十的人来说,肩上的担子在不知不觉中就变得重了许多。

         十年的沧桑巨变,是每一个人可以清楚感受到的震撼。随着外出人口的不断增多,城乡之间的交流渠道越来越宽阔,很多在几年前还遥不可及的家用设备渐渐地变得常态化,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

         程毅的十年大部分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从乡里的小学,到如今县城里的中学;从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活跃在乡里村间的孩童,到如今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的健壮青年。岁月,不经意间就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突兀的喉结,茂密的胡须,浓密的剑眉下面,蓄着一双充满刚毅的眼睛。母亲经常会告诉他,他的外公,在过去十六岁那年就已经和比他小两岁的外婆组建了家庭。一个尚未成年的男孩从此就将人生的重担放在了肩膀上。

         每次母亲讲这些东西的时候,最惊讶的总是程雪,由于外婆家住外向,离云湖乡大约有一日的脚程,所以一年当中,程家兄妹很少有机会能够接触到他们。每逢重大的日子,比如生日,便是两个孩子最高兴的事情,因为在生日那天他们不止可以与在外打工的父亲久别重逢,更重要的是,还可以与舅舅阿姨家的表兄弟姐妹们尽情的玩耍。

         程家二老死的早,并且就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的便是程毅二人的父亲程伟昌,至于那个女孩,程毅的姑姑,在十六岁那年就离开了村子,至今没有什么音信,程家二老临走的时候,就留下了这一个遗憾,于是程伟昌为了完成二老的心愿,也离开了村子,这些年一边在外面闯荡,一边打听着妹妹的消息,可至今仍是没有什么消息。到底是死是活,谁也说不清楚。

         程家虽然是大家门,但和程伟昌血缘较近的亲戚并不多,再者,村子的香火一直惨淡,和程家兄妹年龄相仿的孩子本来就少,更不用说是有直接亲属关系的。因此,每次聚会,就是两个孩子最难得的节日。一到外公家,小雪每次都会黏在外公外婆周围,问他们以前的事情,尤其是两位老人十六岁结婚这件事,她更是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询问着,两位老人倒也很是喜欢这个即乖巧又漂亮的外孙女。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齐静静地倾听着二老动情的讲述着以前的故事,互相家长里短的交流着,那种其乐融融的氛围十分沁人心脾。但是,这其中肯定是不会包括男孩子们的,几个表兄弟聚到一起,放佛瞬间拥有了无穷的创造力,他们不需要什么像样的玩具,一条长长的绳子,几块石子,甚至几只树枝,都会充当他们游戏的工具,一旦玩的入迷,除非大人们叫他们吃饭,否侧,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事情。多数情况下,大人们还是比较明白事理的,他们从来不会刻意去干涉孩子们的活动,除非是一些危险的游戏。孩子的世界,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不需要外人进行过分的雕琢。

         现在,自从程毅和程雪到外地上学之后,他们不知道已经错过了多少个如此重大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