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有苦难言
        “那就好啊…唉!你回去有没有听娘提起关于爹的事情?”说道这里,程毅突然想起了刚才林月儿所说的事情,并且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可能没有像女孩说的那样简单,这其中说不定会有什么隐情。

         “当然提了,娘说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给家里来信了…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怎么了哥,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雪儿想到母亲提及父亲时的表情,心里莫名其妙的升起了一股失落的痛感,她十分同情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样子,但这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了的。

         “奥,这个样子啊,那母亲有没有说别的?我就是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想多了解了解家里的情况…”程毅看到妹妹依然一脸疑惑的样子,他能肯定,看来家里人对那件事情并不知情。既然爹不想让她们知道,肯定有他的道理。那自己也只能将这件事情先藏在心里,不要张扬为妙。“也许是爹不想让家人担心吧。”男孩心想。

         “没有啊!奥,对了,你不知道,娘有多想你呢,就我回家这两天,娘老是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听我的耳朵都长老茧了…”程雪面带笑容的看着哥哥,边说还边抬起手臂捏捏耳垂,真是相当形象啊!瞬间,刚才那种紧张兮兮的氛围被彻底打破。

         “得了吧,娘有了你这个宝贝女儿,怎么可能会记得我嘛!”雪儿夸张的样子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有演绎的成份。程大娘即使很想儿子,但也顶多是放在心里。这点程毅还是了解的。

         “哼,谁说的,你看!娘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可累死我了,我还是骑自行车带来的呢!这么热的天,连声谢谢都没有!伤死我了!”听到这些,程雪可不乐意了,先是哥哥说了这半天话竟然还没有看见自己提着一个如此“巨大”的包裹,亏自己还辛辛苦苦的从大老远的给他送来,也不知道搭把手。再者,还说娘偏袒自己,你看这个包裹,还不知道比自己的那个要大多少呢,孰轻孰重,这不明摆着吧。

         “啊,这么多,我怎么可能吃得完,再说,我不是下周就回去了吗,完全可以自己带的。”程毅一脸惊讶的望着妹妹手中厚重的包裹,连忙接了过来。说实话,从刚才开始,男孩的脑中就觉得似乎被这样那样的事情塞的满满的以至于根本就容不下其他东西。要不是妹妹提醒自己,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呢。其实,人就是这个样子,当我们的头脑被别的东西完全占据或者心不在焉的时候,即使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从我们跟前经过,我们很有可能发现不了。

         “她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也没有告诉我啊,不早说…你们这些高三的!”雪儿气呼呼的说道。

         “额,我们也是才接到消息,这已经不错了,以前我们班主任可都是不到放假那一天死活都不会开口的,也不知道年级里怎么想的,难道计划都只是提前一天定好的吗,尤其是离校这种大事,难道之前没有明确的规定吗?害得我们这些人一点准备都没有…”关于学校里的放假制度,着实让每个年级的学生都感到十分的不舒服。每次都搞一些莫名其妙的神秘感,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这倒也是…”程雪赞许的点了点头。“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呢,不会再让我送回去吧?”

         “要不分你一点吧,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剩下的我和班里的同学们一起分了,我一个人吃不了,人多了还解决不了吗?”程毅皱着眉头,目光严肃的看着妹妹。

         “啊?我不要,我也够多了,又不是猪,还是拿回去给你们那些男人们吃吧…”程雪一听这话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连连摇着手臂。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毕竟女孩天生饭量就小,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但每次仅仅是一点点而已。这么多干粮,如果给了她的话,还不知道要吃到猴年马月,到最后可能又得白白浪费了。

         “你也可以分给其他人啊!”

         “你分是分,我分也是分,有什么区别吗,再说我可不想拿过来搬过去的,累死了你又不帮我…我那里到现在还有没吃完的呢,给谁吃谁也不吃,他们可不缺这些东西。”雪儿有些抱怨的说道。女孩所在的班级,大部分学生都住在周围的小小县城里面,因为家住的近,所以父母会隔三差五的跑过来送些吃的,因此他们可万万不会到向别人讨食物的地步。而程毅所在的班级刚好恰恰相反,男孩的同学都和他一样来自很偏远的地方,好多人很长时间才能回家一次,还有一些人为了节省路费,干脆就长时间住在学校,父母顾得过来的时候,偶尔还会来看看他们,一到忙碌的季节,干脆就将其凉到一边。于是,他们就经常会出现一些弹尽粮绝的情况。这个时候,还真得多亏了那些像程毅一样家庭情况较好,并且能够定期补给的学生将自己的食物无私的分给他们,才勉强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时间久了,凡事都会成为一种习惯。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竟然在不知不觉当中成为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即每个人都很乐意并且十分及时的与别人一同分享自己的东西。

         很多时候,分享就像一瓶润滑剂,可以时时刻刻的减小彼此内心的摩擦。因此,他们班即使不是整个年级当中成绩最优异的班级,却是关系最融洽的,这点没有人可以否认。

         “那我就全都拿回去了,你如果不够的话,尽管来要就行了,别饿着自己,我的好妹妹!”程毅思索了一会儿,发现还是自己更需要这些食物。既然如此,他也没有拒绝的必要了。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小孩还能饿到自己吗,别婆婆妈妈的了,赶快回去吧…”雪儿虽然表面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她真的很庆幸,自己非但能够出生在一个如此幸福无忧的家庭,还能在苍茫的人海当中邂逅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哥哥,无时无刻的向自己传送着最惬意的温暖。

         “那我走了,你也回去吧,好好休息,好好学习…”程毅离开了,在留下如此简短的几句话后离开了。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如此足矣!

         就这样,两兄妹简短的会面结束了。下一次,还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毕竟他们都有各自重要的事情。反而见面多了,还会影响到对方正常的生活。

         程雪不会知道,哥哥回去的那一刻,他的肩上背负的可不止是那个盛放着食物的包裹…

         有些事情,我们越是想要了解清楚的时候,就越是觉得真相在与我们渐行渐远。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会追求,会探索,会不畏一切的拖扯着拜其所赐的枷锁奋勇向前…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程毅明白,要想搞清这件事情的真相,光靠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况且这个事件的当事人又不在身边,要想找出破绽,只能从告诉自己这件事的人下手。于是男孩不得不将目光锁定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见到的女生—林月儿!

         别看林月儿来找自己的时候就想家常便饭一般,可如果要反过来,那可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在别人眼中,自己本来就与林月儿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那样做了,不就是间接承认了吗。那以后的日子铁定不好过!可是,自己不厚着脸皮去找她,那么爹的事情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了解清楚。说实话,他真的很害怕,如果这个家的支撑轰然倒塌,不知道有多少狂风暴雨在前方的路途等待着他们。母亲已经渐渐老去,妹妹正是学习知识的关键黄金时期,而自己还没有强大到拥有一个能够让别人依靠的肩膀…不过,似乎情况也没有想象当中的糟糕。

         这几天,男孩就像如此一般一直苦苦的挣扎在选择当中,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就得学会取舍。但是到了真正要付诸行动的时候,人们往往都做出了退缩。有些时候,并不是选项越少就越简单,如果我们没有掌握足够的知识,拥有足够的魄力,即使是二选一也很难做出决定。

         在这件事情上,他首先要确保林月儿能够守口如瓶,不要将此事四处宣扬出去,以免传到妹妹的耳中,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二来,这是她们两家的事情,他不希望有别人参与进来。因此,他不可能就此事向班内一干兄弟姐妹们发出求救信号。于是这完完全全的成为了程毅一个人的斗争。没有补给!没有增援!要么生!要么死!不成功则成仁!

         也许是自己需要放下面子的时候了,为什么老是守着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迟迟不肯松手呢?真相又不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没有必要像一个演说家一样为自己四处奔走喊冤。别人的眼光不代表自己的眼光,别人的观点也不能代替自己的观点。我们有必要为此而畏手畏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