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败露
        和足够精明的人交谈,必须要保证足够强大的决心,尤其是和对方商量事情或者谈条件的时候,没有明确的目的以及支撑此目的毅力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们只要稍不留神就会不知不觉的落入对方的陷阱当中,从而改变自己的初衷,让他们牵着鼻子走。。。

         “你们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蒋成在讯问完最近的情况之后,从两个人的回答来看那边貌似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情况,难道情报有假,还是两个人在刻意的隐瞒,如果情报是真,那么这对夫妻的回答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从这点看来,此人必有二心;如果情报有假,那样的话事情就更严重了,毕竟当初来这里汇报情况的是自己的心腹,难道还真的要像女儿说的那样要开始对其小心提防。一向精明的蒋成自然清楚,如今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要想进一步了解,必须从更多的方面入手。

         这个问题,一直是夫妻二人即期待又畏惧的,所谓期待,只要两个人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如实托出,那么离自己的目的也就不远了;所谓畏惧,虽然之前,他们曾想过很多种理由来接男这句问话,如今面对面的看着真人,他们又十分害怕会因为自己的只言片语,而使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可就是没有人敢开口。蒋成从中看出了些许蹊跷,再次补充到:“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需要帮的到的地方,尽管吩咐,只要我蒋某人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

         “表哥,您客气了,其实我们,我们来这是想和您商量一件事情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蔡荷的脑中正是一片空白,不知不觉当中,女子只感到额头传来的阵阵冰冷,然后整个人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失去了五感。紧张的可不止蔡荷一人,蒋宽没有勇气将这句话说出口,却又十分担心自己的妻子哪怕是说错一个字,从蔡荷开口的那一刻就像是瞬间经历了几个完全不同的位面,前者风雨交加,寒风刺骨,宛如身处一块空旷的土地上,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可以躲避的地方;后者和风旭日,枝叶微摇,宛如置身春台,尽览春色缭绕。

         “奥,大妹子有什么事情,倒是说来听听。。。”蒋成饶有兴致的看着蔡荷。在他眼里,几年前的时候,她还是只是一个羞答答的安静女子,这几年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显然,现在的她比自己的丈夫更能担当,如今的房子,其实主要还是靠她来打理,这与几年前恰恰相反!真是一件令人疑惑的事情。

         “大表哥,事到如今,我就直说了吧,你看我们,如今年龄大了,需要应酬各种各样的事情,尤其是家里还有老人,说实话,我们现在的生活挺不容易的。。。”没错,这个理由也是他们夫妇之前就想好的,只不过经过蔡荷一番声情并茂的演绎之后,变得更具真实感。蒋宽也是这种感觉,看着身边一筹莫展表情丰硕的妻子,连他都差点误以为真。这下,看蒋成如何回应!

         “也对啊,三叔,三婶年纪都大了,还有你那边的二老,如今,人到了这个时候,不容易啊!”蒋成重重的叹了口气,脑中似乎想到了一些东西。“我在你们那个年龄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那时候事业刚刚起步,家里二老也都健在,一身的病根,并且我和夫人又有了小如。。。可真不容易啊!”

         “就是,人家不都是说,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正是最难熬的时期啊。。。”看着蒋成如此感慨的样子,蔡荷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在她看来,对方正像一个充满血肉的猎物,正在逐步逐步的落入自己一手织成的网中。

         “奥,对了,表弟,弟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个孩子,怎么没听见动静啊,这东西,拖得越久,对你们越不好啊!”蒋成话锋一转,突然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问题之上。

         这倒是夫妻二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会对这种问题感兴趣。但是,人家既然这样问了,那么自己也只能顺着之前的话题说下去。从另一方面讲,说不定还真是个好机会呢。

         “哎!”蔡荷没有说话,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的低下了头,一副略显臃肿的面颊堆满了失落的神情,蒋宽看到这里,心中也颇不是滋味。

         一段时间过后,蔡荷等酝酿的差不多之时,突然缓缓的抬起头来,一张红肿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蒋成:“大表哥,不是我们不想要孩子,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我怕,我们怕,孩子出生之后会吃不饱,喝不足的受尽委屈,小小的孩子,一出生就这样,多年可怜啊。”这次不光蒋成,就连蔡荷的丈夫也完全懵住了,这都是哪门子的事情,作为一家之主,怎么从未听说过,但是,过了一会儿,蒋宽细细沉思一番之后,又不得不对自己妻子的手段所折服,他可从来不会想出这等理由来欺骗别人。事实上,他和蔡荷从结婚的那一刻起就没有采取过什么措施,单单只是按照最原始最自然的方式来进行这种事情,但即便如此,转眼间,十年都已经过去了,可是,就是没有动静,那时候可没有像今天这样广告打的如此响亮的医院!

         事情还没有结束,蔡荷说完的时候,不知从何处借来的一行清澈的泪水从面颊顺流而下,蒋宽伸出胳膊,一把将妻子揽过来,靠在自己宽厚的臂膀之上。这时候,此情此景刚好被填茶送水的丽姐看在眼中,这位久经风霜的女子联想到自己的悲痛经历之后,一股浓浓的酸楚瞬间涌上心头,那么感人的一幕啊。。。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那可真是难为你们了。。。”听到这里,蒋成一脸平静的面容终于露出几丝异样的表情。“你们想要孩子尽管要就是了,到时候,我可以让人把你们母子接到我们家里,一定不会让孩子受委屈的,你们看,这件事情怎么样?”此话蒋成说的倒没有半点虚假,但是很快就遭到了蔡荷的反对,原因很简单,事情没有像他们预期的方向发展,再说了,万一人家这样说了,自己同意之后有迟迟没有结果,那么事情肯定会很快的暴露。

         “那可多么不好,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受您照顾,怎么能再次麻烦您呢,再说,我们走了,房子谁来看管,得不偿失啊。。。”

         “这倒不用担心,我可以派别的认过去。”眼看事情就要逐渐的向蒋成那边倾斜,这下可急坏了蔡荷。

         “这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不是怕,如果换人之后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吗?正如您所说的,不怕事,就怕别人惦记,如果真的把事情闹到您这边,哪可就麻烦了。。。”蔡荷绞尽脑汁,竟然误打误撞的想出这个原因。更没想到的事,居然正好戳中了蒋成脆弱的地方。这个长时间以来,蒋成之所以选择她们,不就是怕这些事情吗?!听完蔡荷的表述之后,蒋成在心里掂量了一番。说实话,现在,他真的不得不佩服蔡荷的远见,人家一介女子,能想到这些,可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那,弟妹,你说应该怎么办?”

         为了证实自己的看法,他再次试探性的问到,蒋成实在很想知道,眼前这位不寻常的女子究竟有何种匪夷所思的能量。

         “嗯,依我看来,我们也主要是因为钱的问题,您看要不这样吧,以前咱们是三七分,那么是不是需要改一下呢?”人一旦得意起来,头脑就会自然而言的迷糊起来,蔡荷太打意了,她也许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暴露自己的意图,如果再向前拖一下的话,说不定,一切都将会改写。

         这下,蒋成可算是明白,对方饶了这样一个大圈子,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他刚想为女子的远见卓识而感到惊叹,没想到,就这么一小会儿,就将自己完全暴露,还是那句话,年轻啊!

         “大妹子,你觉得我们应该怎样分呢?六四五五,还是你三我七?”

         “这个东西,还得靠您来定夺,我只是一介普通的小女子,不懂得这其中的道理。。。”蔡荷恭恭敬敬的说道。

         “那么表弟,你说,怎么分才合理呢?”

         “表哥,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您说了算。。。”

         “哦。。。那么既然这样的话,给我一段时间让我想想看吧?”既然,蒋成已经知道了对方的真实意图,那么自然不会再次变得大意。

         “行,表哥,那我们没有其他事情就先走了。。。”蔡荷知道这个时候,其实他们已经输了,留在这里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但是她没想过,如果,自己待在这里聊聊其他东西,就是出现转机也说不定。。。

         等这小两口慢慢的消失在视野当中,蒋成的目光露出几丝淡淡的凶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