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软肋
        “凭什么我要向她道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再说了,她不就是个小保姆吗?爸,你竟然袒护着她,难道在你心里我连一个保姆都不如…”蒋如额头微凝,表现出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那个表情真是惟妙惟肖到让别人很难辨出真假。“我看你们怎么办,哼,给我找保姆!爸你太小看我了…”蒋如看着父亲铁青的脸,心里别提有多得意。

         “你,唉,真是丢尽了我的脸面!”蒋成抬起手臂,伸出食指气冲冲的指着自己的女儿,但是对方竟然丝毫不买账。男子一怒之下,手臂重重的落了下来。转而面向丽姐说道:“这孩子从小让我娇惯坏了,你别放在心上。”

         从刚才开始,丽姐见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竟然拿自己的女儿毫无办法,这着实让人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从这件事情来看,蒋成这个人其实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表面上像钢铁一样的人,其内心深处一定藏匿着十分软弱的东西,就因为有这种东西的存在,才会让他不停地加固自己的外壳。这也是丽姐这么多年以来从自己身上得出的经验,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就是您的千金啊,长得可真漂亮,你看这嗓音就像蜂蜜一样甜,您还别说,以前我在村里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孩,哎吆,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啊。”丽姐微笑的看着蒋成,还不时满脸惊愕的看女孩几眼。非但没有表现出一丝厌恶之情,反而像完全没事的人一样。

         对于丽姐的这番反应,说实话,蒋成心里也是十分惊讶。他真没想到,这么一个从乡下来的没有多少见识的女子竟然拥有这等宽广的胸怀,看来自己并没有看错人啊。

         “过奖了,我家小女倒没有什么,反而是您,真是让蒋某佩服啊。”

         “蒋先生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您家的一个小保姆,一介下人,没什么特别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特别是蒋小姐,以后千万不要和我客气。”说到最后,丽姐刻意提高分贝抬起头来,向蒋如看了一眼。

         “哼,有什么好得意的,有些人就是得了便宜就卖乖,真恶心,您的心意,我心领了,本小姐不需要保姆,你愿哪去哪去,别来烦我!”蒋如恶狠狠的瞪着丽姐说道。

         蒋如很气愤,之前那些自己费尽心思的毒言恶语,人家竟然丝毫不放在心上,真是枉费心机。如今她也知道,这个女子进入家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谁让对方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呢。但是即便如此,蒋如心里清楚,如果现在给她好脸色,那么以后肯定是个大麻烦的事儿,因此绝对不能有一刻的懈怠。这只是刚开始呢,以后得日子有她受的!

         看着蒋如闷闷不乐的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丽姐心里也捏了一把冷汗,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一个美貌的女孩,心竟然如此恶毒,看来之前,肯定是有过一番相当刻骨铭心的经历,也可能是与失去母亲这件事情有关吧。想到这些,丽姐似乎也隐隐约约的嗅到了些什么…

         “奥对了,我听林康说,你的名字叫丽姐对吗,这是你的真名,还是?”这里提到的林康就是刚才送丽姐进来的男子,也就是老太太的大儿子,在县里蒋成手下的一个公司里工作,是个小小的干部。

         “蒋先生,我们那里就是这样给孩子起名的,如今这名字都已经跟我三十几年了,如果先生叫着不习惯那么叫我别的也可以,全听先生的。”丽姐一脸严肃的说道。

         看着对方的表情根本就不像说假话的样子,蒋成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人,于是也不再追究下去,只不过,面前这个女子竟然操着一口浓厚的南方口音,这实在让人不解,并且之前林康也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于是怀着一番疑问,蒋成试探的说道:“没事,只是个名讳而已,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不过,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南方人吧,你老家是哪里?”

         “正如先生所说,我老家在西南,已经到这里有些年月了…”

         “奥,西南?少数民族?”蒋成思索了一会儿,进而问到。

         “对,我是傣族的。”没想到面前这个男子竟然会对自己的来历感兴趣,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吧。果然,他这个人,真是谨慎的很啊。

         “傣族,挺不错的,年轻的时候做买卖去过那里几次,真是个好地方啊。”说到这里,蒋成顺便回味起了之前的生活,看的出来,真的是十分享受的样子。

         丽姐没有问蒋成之前具体去那里做些什么,毕竟这是与她毫无相干的事情,俗话说,言多必失,如果不幸引起对方的怀疑,那么也是完全得不偿失的。从另一方面讲,丽姐幸好没有问,如果现在的她真的知道蒋成在自己家乡所做的勾当,那她绝对不会有留在这里的心,更甚者,也可能自此对这个狼子野心的男子产生深深的恨意。

         “是啊,先生,我们那里可是个山美,水美,人美的地方。不过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不过我相信那里一定像以前那般美好吧!”每次谈起自己的家乡,丽姐心中都颇不是滋味。本来尘封已久的回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喷涌出来。她真的很想知道,家乡的亲人是否健在,每次想到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互搀扶着老态龙钟的身体出现在村口翘首以待的看着远方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突然出现上万只蚂蚁啃食着自己的心房一般。那种疼痛,似乎没有尽头,就像化作永远充满活力的神经元在自己的脑中牢牢的占据了一席之地。面对着这种感觉,丽姐久经历练的泪腺这一刻仿佛又开始重新活跃了起来。

         看着刚刚还好好的女子竟突然出现了些许异常,蒋成凭借着一双敏锐的眼睛瞬间捕捉到了一些事情。

         “家乡可真是个奇怪的地方啊,无论自己去到什么地方,哪怕是天涯海角,总有一天还是想回到那里;并且无论当初如何义无反顾的离开他,多年之后,心里还是始终放不下啊!怎么丽姐,想必你也有这种感觉吧,如果以后有时间我能去那里的话,我一定会带着你的,当然还有蒋如,也刚好能让她增长增长见识,省的光憋在家里憋坏了…”蒋成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着男子的话,丽姐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心中那条最后的防线就已经彻底崩溃,这一刻她不知道已经忍了多久,回家这个词汇,又何尝不是女子日日夜夜盼望的呢?可是她没有能力,没有钱财,甚至没有面对二老的决心,因此,这么多年只能将这个想法牢牢的锁在心里。人人都有脆弱的地方,这也许就是丽姐的软肋。其实丽姐不知道,当自己的情感一点一滴的从心中涌现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慢慢的进入到蒋成的圈套之中。

         果然,看到对方这种反应,蒋成也完全没有料到竟然会这般剧烈。本来以为,像丽姐这种倔强的女子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征服的了的,但是此刻却又如此容易的让他找到了弱点,这不知是幸运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但是无论怎么说,蒋成已经抓住了丽姐的把柄,以后完全可以将回家这件事作为要挟对方的筹码。没有人可以抵制住因为思乡而带来的疾苦,尤其像丽姐这种就别故里之人。想到这,蒋成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

         虽然这条件很诱惑,但丽姐并没有表现出十分期待的样子,只是淡淡的道了声谢,便不再做声,反而又开始思考着一些东西,其实现在再做这些已经完全徒劳,就算丽姐因此感动的涕泗横流也是一样的结果。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溜走,可能是两个人聊天太过投入,并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等林康带着几身崭新的衣服战战兢兢的出现在蒋家大门的时候,他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些。不得不说,在蒋成手底下干活的人确实都有一套,之前林康并没有刻意去观察丽姐的身材,但是拿回来的几身衣服却没有一丁点的不合适。衣服到了,蒋成自然会让丽姐去选,这时候,就算是不合心意的衣服,丽姐也不会生张,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决定甚至能影响到林康的前途,不是她有多大的能量,而是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已经大概了解到蒋成的手段,他完全可以干出那样的事情。

         之后蒋成和丽姐又聊了很多事情,不过大多是关于家中具体事务的。在这个过程中,蒋成也想多套点话出来,但是凡涉及对方之前生活的话题,丽姐无一不是有意避开。既然已经有所提防,那么再谈下去肯定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再者,这种事情,要谈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蒋成敢肯定,在他身边的人,哪怕是有一丁点不轨的心思,都会被其悉数揪出!

         丽姐的保姆生活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