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终于到来了
        素白寂寥的中午,一男一女站在门外,里面是一位正在酣睡的中年男子,此情此景,看在无心人眼中着实有种不相适的味道。

         时间这种构成第四维的东西,同时也是最抽象的东西,人生活在四维空间,但往往更容易的意识到前三维,而这所谓的第四种因素,只是存在于我们脑中的一种东西,以前老是听人说,要有时间观念,这个所谓的观念,在不同地方自然有不同的需要,在学校,在工作岗位,我们需要对时间精确到分分秒秒的计算,而竞技类项目更是具体到0.1甚至0.01秒,而有些人却只要知道四季的更替或者所谓的二十四节气或者逢年过节特定的日期等等就可以了,由此可见,这第四维空间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已经实实在在的存在于我们的心里。既然时间是以一种特殊形态存在于我们心中的东西,那么就会受到心的控制而任意的变形。等待就属于这种情况,当我们越是希望一件事情出现的时候,就越是觉得时间过得太过于缓慢,实际上,时间不会变的,容易遭受影响的是我们的内心。

         此刻的蔡荷和丈夫更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别人虽不知这其中的深浅,却可以将对方的行动全都看在眼里。。。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散,该等的人始终是没有动静,这人到底平时有多么的嗜睡!是工作的辛苦,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可夫妻两人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蒋成这个毛病,如此看来,这其中果然有蹊跷。

         正当两个人焦头烂额的在门前站着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那种专属于摩托车发动机转动的轰鸣声。平时这条环山路来的人着实太少,所以出现这种声音在别人看来也是较为珍奇的事情,蔡荷两人刚刚还昏昏欲睡的倚在门前,多亏了这声音,才硬生生的将其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拉了出来。或许他们只是好奇,但传到丽姐耳中无疑如福音一般。是的,她实在太熟悉这种声音了,每天早上,或者夜晚,除非碰上大风大雨的时候,否则很少有间断的时候,而发出这种声音的载体也是她每天能见到甚至触摸到的东西。跟快,摩托车的轰鸣声越来越近,最后靠近蒋家大院的时候,连声招呼都没打的便骑了进来。摩托车进门的那一段时间,蔡荷夫妇一直目不转睛的观察着坐在车上的黑衣女子,而女子也在满脸狐疑的盯着两个堵在自家门前的人。

         女子刚下车,便看见丽姐不知什么时候就在院子东面的停车场早早的等待着她的“光临”。

         “丽姐,那两个人来这里干什么的,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她们,我父亲去什么地方了”。女子一下车便对着丽姐一口气抛过来一连串的问题,搞的对方当时就听懵了。

         “你可回来了,我的大小姐,容我一件事一件事的告诉你。蒋先生这个点在睡觉的时候,他们就突然来了,好像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因为先生还没有起,所以她们就在外面等着了,已经一中午啦,我看着都挺着急的。”丽姐跟在蒋如后面急匆匆的说道。

         “我走了之后不久就来的吧,我爸也真是,这个时候还睡什么觉啊,真是烦死了,我去把他叫醒吧!”蒋如看着对方两个人有些迷惑的目光,无奈的说道。。。

         “小如,你回来干什么,忘了什么东西吧?”丽姐就是丽姐,无时无刻都不会忘记,只有蒋如的事情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他那些,全部都是次要的位置,这是她们二人这几年的时间所建立起来的强大羁绊,并且在短时间之内是无法被任何东西或者人能够替代的。

         “丽姐就是丽姐,这种关头都没有忘了我,对,我回来是拿东西的,就是那个,我借给秀儿的那些东西,别忘了保密哦。。。”蒋如笑嘻嘻的看着对方。

         “不说,不说,咱们什么关系。”丽姐操着一口浓厚的方言说完,搞得蒋如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两位是来找我爹的吧,有什么事情吗?”蒋如明知道对方不会把要紧的事告诉自己,但还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凭借着她这几年在店里的“修为”通过几句话就能做到了解对方,也不是不可能的。

         “嗯,对,你应该就是表哥的女儿,可真漂亮啊,快点过来让表婶子好好看看,我第一次见这样标志的女孩呢!”蔡荷满脸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个走来的婷婷玉女,内心不由自主的就生出一种异样的冲动。站在旁边的蒋宽也微笑的看着她。这也是有科学道理的,各位请记住,看美女不止是属于男生们的专利,论欣赏,她们可不会输于我们。

         “表婶,那旁边那位就是我表叔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爹提起过他们,可能八成是来攀亲戚借钱什么的吧,这种事情,本小姐见多了,想骗我,还早呢!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手段。。。”虽然蒋如在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表面上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迎合着女子:“原来是,表婶,表叔啊,真是太失礼了,我爸也真是的,还睡什么觉呢,我去叫醒他。”

         正当几个人在这边聊的风生水起的时候,突然,大厅里面传来了一句雄浑的嗓音:“是谁家的丫头说我不懂礼貌的。。。”

         男士这一声来的实在太过突然,以致很多人当时就怔住了,这其中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不一样的人心中自有不一样的算盘!

         “爹,您醒了,我以为您还在睡觉呢?”蒋如看见父亲出来之后,立即满脸笑容的走了过去。

         “你这个鬼丫头,哪有这样说你父亲的,该打,还有,要不是你一回来就嘁嘁喳喳的说个没完没了,我会被你吵醒吗?”蒋成故意装出一副很气愤的样子看着女孩。

         “我知道错了,不过您还是不要睡得好,那边表叔表婶都已经在外面等你半天了呢,挺辛苦的!”

         “谁?”蒋成听见女儿说表叔表婶确实没有反应了过来,但当他向外面看去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随后,蒋成便不急不慢的走了出去。

         “奥,原来是你们来了,大表弟和弟妹,怎么不进去做?”蒋成站在两人面前,看着对方一副扭扭捏捏的神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刚才,刚才,看您在睡觉,我们就没有进去打扰。”蔡荷吞吞吐吐的说道,整个过程连蒋成的眼睛都没敢看一眼,一等妻子说完,蒋宽也随声附和的说道:“对啊,对啊,大表哥”。蒋宽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句尾专程加上大表哥这个称呼,这个称呼在现在却显得是那样的别扭,那样的苍白与无力!

         “奥,那还真是对不住了,表弟,和弟媳妇一起进来吧,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谈,反正时间还早的很呢,你们说对吗?”

         “嗯,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真不好意思打扰到您,如果困的话回去睡也行。”此刻,看到蒋成之后,蒋宽的心绪算是已经彻底的凌乱了,此言一出,等蒋成转过身去之后,蔡荷立即十分抱怨的在丈夫背上重重的捏了一把,蒋宽立即痛的龇牙咧嘴起来,这个动作虽然很隐晦,但还是被丽姐看在了眼里。

         等几个人围坐在沙发前准备开始“谈判”的时候,又是蒋如先开口了,不过这次并不是与这次谈判相关的东西。

         “爹,表叔,表婶,我店里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慢慢聊。”蒋如问候完一圈,便迅速的走上楼去,仅仅是一瞬间的便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只不过,这次直奔向门外面去了。紧接着,一声轰鸣的声响过后,黑色的摩托车吐着黑色的雾气便消失在寂静的环山路上。丽姐小心翼翼的端过来一壶新泡的热茶,又增添了两个茶杯,也在蒋成的要求下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去了。

         此刻,单单对蔡荷夫妇来说,是此行目前为止最紧张的时刻,尤其是面对着对方一张深不可测的面孔,瞬间令他们的心中变得忐忑不安起来,蒋成直接给他们带来的那种压迫感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像这样面对面的时候,根本就不是以前可以相比的,说实话,此刻的他们心中要是没有半点的退缩是不可能的,但是就像他们所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退路!

         “最近,那边的事情怎么样?”蒋成见夫妇二人哑口无言,淡淡的问了一句,便打破了如此寂静的氛围。

         “啊,没有什么异常的,一切都好,您放心就可以了。。。”蔡荷战战兢兢的回答到。

         “如今,这个世道,干我们这行的,不怕出事,就怕被人惦记啊,所以两位以后多加小心为妙!”

         “那是,那是,我们会小心的。。。”蒋宽急急忙忙的回应着对方。。。。。。

         现在这个时候,用一句俗套的话说,对他们即是机遇,也是挑战!但是机遇也好,挑战也罢,都是他们自己争取到的。。。。。。一切后果,从这一刻便已经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