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再见方祺凌
        凤琉抬起僵硬的左手,想要摸一摸她垂着的头,结果下一刻她便出了空间。

         古良玉回到了灵谷中上一次进空间的地点,闷闷不乐的踢走了脚下几块石子。

         她真的是太蠢了,为什么总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明明从前已经吃过很多亏了不是么?所以才练就了一双不会看错人的火眼金睛。

         她觉得凤琉虽然脾气不好但其实也没有恶意,时常斗斗嘴也有些感情了,所以才把他当做了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可是凤琉却不放心她,还用引爆火种来威胁她!真是可笑……

         她不过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也会哭也会笑,身上没什么亮点,为什么就不能和别人一样交几个能够信任的朋友?

         或许她错了,她不应该总是把感情太过轻易投入和当真,三分真七分假其实最好不过了。

         毕竟她一直都是天煞孤星阿……家人、朋友、爱情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古良玉自嘲一笑,不再想这个令她不爽的事。她走到灵兽园,拉出了一只火鹈鹕解开绑绳。

         一瞬间鬼迷心窍的,她居然把绑住火鹈鹕的绳子都一个个解开了,可惜火鹈鹕大多数都已经被驯服,只有少数个别的飞走了。

         她心情顿时好了些许,骑上了一只火鹈鹕,让它往外门杂役弟子的住处飞去。

         不知道自己待在空间大半年,那些萍水相逢的人是否还没变。

         她还记得方祺凌和余师兄,虽然不过一面之缘,但也就认识他们俩人了。

         等她到了原来的住处,有些犹疑的推开了房门,见屋子里空空一片积满了灰尘,不由百感交集。

         想必她消失了这么久,大家都以为她已经死了吧……

         古良玉不是圣母,她有仇也必报,林芝芝那个女人既然让她差点死掉,她也不会放过她!

         古良玉眼中冷意划过,虽说她炼气三层了,但是她空有修为没有术法保身,遇到困境也一样没有反抗之力,再者林芝芝还比她高两层修为。

         更何况她没忘记当初本来还有一线机会逃走,可是却因为她的速度比不上林芝芝的身法快而被一剑穿心。

         所以身法、术法、丹药都是修仙之中不可或缺的榜身之物。

         古良玉看见床头那本已经积满了灰尘的《修仙入门宝典》,拿袖子轻轻擦拭了会儿,打开了书重新看了一遍。

         翻到了中间的几页,她唇角微勾。找到了……

         书里有介绍:

         炼气期只要到了炼气三层就能够开始学习术法及身法。

         而万卷阁是三清门中存放着门派所搜集的各种功法和术法秘籍的重地,只有本门弟子持带着身份玉牌才能进入借阅,这些功法术法都刻录在玉简之中,想要读取任何玉简都需要用灵石兑换,没有灵石是没办法读取任何秘籍玉简的。

         万卷阁一共分为五层,第一层供炼气期弟子学习,第二层至少需要筑基资格;第三层是金丹和元婴期的大能才能进入;至于第四层只有门派德高权重的长老们和掌门才有机会;而至高的第五层,据说只有达到某个神秘的条件,并经过门派一众高层的同意之后,才有机会进入。

         万卷阁修建在听雷峰,听雷锋介于内门与外门的分界区,是唯一内外门弟子都可以进的地方,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就能够借阅相应的玉简。

         虽说古良玉修仙已经半年了,可来了门派没两天就出事了,一直躲起来修炼着,根本没有熟悉过自己的门派。如今让她去找去听雷峰还真有些困难。

         而且没钱寸步难行,她身上一块灵石都没有……,不过方祺凌已经在门派呆了大半年,或许可以去找她帮帮忙。记得当初方祺凌就住在离她者左数第三个的屋子,不知是否还在那。

         想及此,她从枕头下拿出了自己的身份玉牌,拖着宽大的男装就直接往方祺凌住处走去,到了房屋门口,不轻不重的对着木门敲了两下。

         见没有反应,古良玉又多敲了几下屋子。

         “谁啊?”房门突然打开,方祺凌探出一个头来,看见对着她浅浅微笑的古良玉,不由面上呆滞,嘴巴不自觉的张大。

         看她那副吃惊的样子,古良玉笑弧加大,摸了摸方祺凌的头道:“方祺凌,你莫不是把我给忘了?当时我们可是因为说悄悄话被一起训过来着。”

         方祺凌反应回来,闭上嘴不禁干咽了一口,有些结巴道:“古良玉?古、古良玉不是死了吗?!你、你是人还是鬼啊……还是我的幻觉阿?”

         “噗嗤”见她这副胆小的样子,古良玉忍不住笑了出声,“放心,我根本没死!”

         方祺凌瞪圆了杏眼,赶紧打开了门把她拉进了房间寒暄道:“太好了原来你没出事啊!不过这半年你为什么消失了,执事堂的人都说你被野兽吃了,当时我可难受了……”

         古良玉微微叹了口气,说:“这件事很复杂,我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反正我还活着,不该知道的你别问。”

         她不愿说出来,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炼气五层的人会无缘无故杀害一个炼气一层的新弟子,更没人会相信她还能从一个比自己强那么多的人手里逃出来。说不定把事情闹大还会弄巧成拙让有心人想的更深,到时候又多出一群贪婪的豺狼。况且她的空间的确能让任何人觊觎,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只能把这事憋在心底。

         “告诉我嘛!”方祺凌反而更好奇了,摇了摇她的手臂道。可是古良玉只是摇摇头,什么也不愿说。

         “好吧!你不说就算了,不过你这一身男子的衣服,也太诡异了吧!”方祺凌才注意到古良玉的穿着很奇怪。

         古良玉脸上一红,想起来她还穿着凤琉的衣服,领口露出一大片肌肤的确是让人遐想连篇。

         她在嘴边握拳干咳两下:“那个,穿这个也是因为情况紧急,你能不能给我找一件衣服?”

         方祺凌扑灵的眨眨眼,拿了一件粉色女装给她:“这个可以吗?”

         古良玉点点头,接过了衣服。见方祺凌转过身去没看自己,便把衣服换穿在了身上。

         “好了。”见她穿好,方祺凌眼睛一亮笑道:“古良玉,这件衣服真适合你!”想了想她又道:“总觉得直呼全名好生疏哦,以后我能不能叫你小玉?”

         “好阿,那我也唤你祺凌吧!”古良玉微笑,想起正事便说道:“祺凌,其实我还有事要找你帮忙,不知……你能不能带我去万卷阁再借我几块下品灵石?我想要学些术法。”

         方祺凌挠挠头疑惑道:“可万卷阁只有炼气三层的弟子才能进的。”见她点头,方祺凌惊讶不已:“你知道?难不成你已经……练气三层了?”

         “没错,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他日我必将双倍奉还灵石!”

         方祺凌整个人呆滞不已,她们一起进门派的,如今过了半年多,她还在炼气一层,但古良玉却已经炼气三层了!这差别……天啊,方祺凌不禁怀疑古良玉真的只是最差的灵根么?这修炼速度简直太妖孽了吧?!

         “小玉……你你你,你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吖!”方祺凌皱着一张脸瘪嘴道。

         古良玉倒没想这么多,毕竟她在空间修炼半年抵得上外界这五年了。倒忘了自己只是个废柴了,无怪方祺凌一脸见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