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拜师大典
        这次的拜师大典在门派的三清广场举行,并邀请了四方门派和修仙家族的人来参加观礼,因此今日三清门中格外热闹,不时可以看见有许多筑基金丹的修士们乘着各自的飞行法宝或灵兽到门派中。

         还有不少的散修想要来凑热闹,不过若是没有受邀的请帖,那些小家族的散修是不可能进来的。

         不论是凡人还是修士,若是其身世背景好,所得的资源也会与他人大不相同。就是天生资质不好的人,但出身为修仙世家的子孙后代,也一样可以靠家族给予的丹药法宝给砸上个筑基。

         至于没有背景又不出色的修仙子弟们,自然只能活在底层。

         不过在修仙界实力才是最有力的通行证,若是实力足够强大,哪怕是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一个不。

         就比如刚刚到门派的玄冥真人,他是这个大陆有名的金丹期后期修士,但是名声却不好。因为他不但脾气是出了名的诡怪,最主要的是他专靠采补女子元阴来提升修为,被采补过的女修士一般都是修为尽废,前途尽毁。还有些女修士自甘堕落成为他姬妾的,此生一辈子只能沦为炉鼎了。

         此人走这种害人的旁门左道与邪修无异,正派人士都十分不耻。

         三清门当然不会邀请这种人来,但他却貌似耳闻了些消息对这个神秘的天才很感兴趣,这次硬是要闯进来。外面那些看守的弟子肯定拦不住他,就算是元婴期的掌门比他修为高,可俩人要是斗起来也难免让其他门派的来客看笑话,那这次的拜师大典恐怕就很难顺利进行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此倒也没阻拦这玄冥真人了。

         不过此人淫邪阴险,到时看见天灵根资质的柳幽涟内心少不了打些什么鬼主意,因此掌门也多了份心眼。

         “大哥,你说这柳幽涟到底是什么来头,我还真有些想见识看看了。”

         玄衣少年身长玉立,手中执一把折扇,兴味地对旁边的白衣少年说道。

         白衣少年相貌极其丰神俊朗,他闻言温润一笑,有如清风霁月。

         “我有幸见过她一面,她很善解人意。”想起了自己初次看见柳幽涟的场景,他眼神中闪过一丝欣赏。

         “哦?极少听大哥夸过什么女子,这下我更好奇了!”见他大哥评价如此之高,玄衣少年将折扇一收,用扇身抵住好看的下巴,感兴趣的笑道。

         两人一黑一白,都是俊逸非凡,站在此处相应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让附近许多女弟子暗送秋波。

         当日晷指向正中央之时,三清广场上空,门派几位峰主及长老都降落到自己的座位上。其他的门派和家族修士也都纷纷落席。掌门身边带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少女最后压轴到场。

         “欢迎各位道友前来参加我派的拜师大典。”掌门赵绝虽然表情不苟言笑,实际心情甚好。他环视了在座修士一圈,目光在看见白衣少年的时候定住了一会儿。

         将目光缓缓收回,才直入主题道:“此次拜师大典的主角是我派新秀,幽涟,出来吧。”

         话音落,他旁边的女孩站了出来,对着众人行礼道:“晚辈柳幽涟见过各位前辈们。”

         众人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她,只是碍于她旁边的掌门不好探究,此时她一站出来,几十道神识立刻就落在了她身上。

         “居然是水属性天灵根!”有人忍不住惊呼出来,在场几乎所有人也纷纷吸了一口凉气,看向她的眼神都炽热不已。

         天州大陆已经数百年没能再出一个天灵根了,即使是单灵根的资质都能引起众门派的哄抢。

         如今天灵根一出却已被三清门这第一大派占去先机,想必这次拜师大典是掌门赵绝故意在宣誓主权,以此更加巩固门派的地位!

         就算都对这天灵根眼馋不已,众门派还不敢在其眼皮底子下抢人。

         其他门派和家族的掌门都暗自咬牙,内心嫉妒三清门能得此人才。

         “幽涟,你可愿当本座的亲传弟子?”赵绝淡淡的说。

         “弟子愿意!”

         “如此便好,喝过这杯拜师茶,你便是本座的亲传弟子了。”柳幽涟将身边弟子端着的茶恭敬的递到赵绝面前,赵绝接过饮完,将茶杯放在了石桌上。

         柳幽涟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赵绝将她扶了起来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本座的亲传弟子了,为师要送你几样见面礼。”

         说完,他将一个刻着精致花纹的红色木盒拿了出来,“这里面是一个地级储物戒指,戒指里放着各种丹药和符篆、三样法器和一件宝器,只要你滴血认主之后,便能取而用之。”

         “这几样法器分别是:中品防御法器凤尾镯、上品飞行法器碧空剑、上品攻击法器冰火葫芦。现在虽然派不上用处,但等到你炼气五层之后方能操控它们。以你的天资,为师相信你很快就能用到它们了。”

         诸位也看出这赵掌门的确是下了血本了,居然连地级储物戒指和宝器都拿了出来。

         修仙界的武器普遍分为七个等级:凡器、玄器、法器、宝器、灵器、仙器、神器。

         至于仙器和神器,已经不是这个位面能有的了,只有已经飞升去上界的大能们才有机会接触到。

         因此,宝器已经算是修仙界武器中只比灵器低一级的存在,连金丹期的修士都未必能得到一件。

         所以赵绝拿出这么多宝贝给这个才炼气期的徒弟,可见其重视程度,这些宝贝随便放一件在外面,也会引起许多修士眼红。

         “谢谢师傅。”柳幽涟面色如常的接过木盒。

         这种淡然的态度顿时让人更加刮目相看,她虽然是天才却没有一飞冲天的傲气,而且在宝物的诱惑面前也从容镇定,不以物喜,可见其心性坚定冷静,可谓前途无量。

         “掌门,我这也有贺礼要送给您这徒弟。”三清门秋水峰峰主水千蝶笑意嫣然,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珠:“这是本长老从前偶得的一颗水灵珠,既然爱徒是水水属性天灵根,想必这对她一定大有帮助。”说完将珠子放在了身旁弟子的托盘之上。

         水灵珠乃天生灵物,对修炼水属性功法的人都都大有好处,就算是其他人佩戴也还有静心养气,驱逐心魔的特殊功效。

         见她开了一个好头,众峰长老也都纷纷献出了自己的贺礼。

         “掌门,这是贫道昨夜炼制的上品筑基丹。”小丹峰长老齐太极也摸着白色长须笑道。

         “寻宝鼠”、“养颜丹”……

         一时之间各派也都争先恐后送上了各式各样的贺礼。

         三清门围观的一众内门弟子不由乍舌,这些东西随便都一样给他们都能拿出去炫耀了,他们一个个送起来倒像不要钱似的。

         到最后都会进入柳幽涟的口袋,真是让人眼红阿!

         日落枝头,修仙大典早已结束,各大门派一一恭贺完赵绝后都纷纷散去,但还有三个人留了下来。

         其中两个是那玄衣与白衣兄弟,而另一个……却是那人见人厌的玄冥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