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修仙之路
        酒楼内一张客桌上,两位相貌普通的青年男子在东南地北的侃谈着。

         青衣男子突然转了话题,“诶,我说,你最近听没听说天都那个消息?”

         黑衣男子摇摇头:“不知道啊,你倒说说看?”

         青衣男子有些得意,端起手边的酒一饮而尽,将几颗花生米往嘴里一抛。

         故意卖关子:“你知道修仙吗?”

         黑衣男子嗤之以鼻:“这谁没听过啊,古有蓬莱,仙人居住在蓬莱岛里修仙,可以长生不老!不过这和天都有什么关系?”

         青衣男子微微不屑:“一看你就是见识少!天都每十年会招收一批有资质的人去修仙,是普通人通往修仙界唯一的金钥匙!你想想啊,若是能成为仙人,那不是想什么就能有什么?!”说到后面,男子神情越来越澎湃和向往。

         黑衣眼睛顿时瞪大如铜铃,呼吸急促道:“天啊!你说的不会是真的吧!那我一定要去试一试!”

         青衣摇摇头,面色十分遗憾失落:“要真是这样,岂不是人人都能修仙了?”

         “符合修仙条件的人,万中无一,只有有灵根的人才有资格踏入修仙,而且也只招收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

         “居然这么苛刻?!”黑衣欲哭无泪,他今年已经二十二了,连试一试的机会都没有了!

         青衣点点头,遗憾的说:“只能怪我们两个生不逢时了,倒是便宜了那些年轻人!”

         他们兀自谈的起劲,没有注意到旁边擦着桌子的少女已经竖起耳朵听了很久。

         古良玉已经在旁边听了有段时间了,他们俩的谈话简直刷新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原来这竟然是个能修仙的世界?!

         古良玉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来说,她穿越已有一年时间了。

         说起她的穿越,大概能写一部狗血剧本了,唉唉,不说也罢!

         如果有人说她是天煞孤星,她一定会举双手赞成!

         因为她在上个世界是孤儿,穿越到这个世界依然还是个丧爹丧娘的孤女……

         如今收养她的是她的姨母,但是姨母对她一直没有好脸色,即使她做再多的杂务,姨母都觉得她浪费了自己的大米。

         从穿越到现在她在这家酒楼里已经麻木的生活了将近一年,可以说通过食客们之间的谈话,算是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主要构造。

         这个国家叫天启国,是这个大陆最大的国家,天启国最繁华的地方则是主城天都。

         人人都向往去天都,因为那里国泰民安、百姓生活富裕,可关于能修仙这怪力乱神的说法……她从前却没有听人提过。

         如果说她从前没想去那里,可是今天得知天都是唯一一个通往修仙界的金钥匙后,那么天都,她势在必行!

         她不愿一辈子都这样憋屈的活着。

         “古良玉!发什么呆呢?你是不是又想偷懒!快给老娘去做事!”尖锐刻薄的熟悉女声又穿透进她的耳中。

         古良玉回过神来,一边继续干活,一边暗暗坚定了心中孤注一掷的想法。

         她不愿和上一世重蹈覆辙,作为一个孤儿过着像如今这样寄人篱下的生活,她一定要摆脱这样的命运!

         ……

         “问世间谁人无忧,唯神仙逍遥无忧。大罗金仙居于大罗天,不老不死永生不灭,仙境极乐无所忧愁。红尘凡人居于地界,顺生应死繁衍不息,得失苦乐****交炽。”

         古良玉偷偷翻遍了上等客房的书籍,才找到一本《奇谈杂集》,其中这一段不禁让她默念了一遍。

         大意是神仙超凡脱俗,不老不死,也不会为世界繁杂的****所扰,而凡人却摆脱不了这世间的规则定理。

         修仙真的能达到这种境界吗?

         可是细想,神仙如果真的没有七情六欲的话,那漫漫人生也太没趣了,谁还会愿意问仙呢?

         她虽然前世没有看过几本修仙文,看过的那些也因为记忆久远而记不太清了。可是对于别人笔下的修仙还是略知一二的,就是不知道真正的修仙和别人所描述的差异多少。

         天都每逢十年才招一批修仙苗子,渐渐消息越传越广,她打听到还有一月余的时间,世外的修仙者们就会莅临在天都的天启台,进行门派纳新。

         想及此,她唇角微勾,不论这条路有多艰险,她也不想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遇。只希望老天保佑自己身上带有灵根,也不负它特地让自己穿过来……

         将这本书塞到了自己的怀中,古良玉眼神微闪,为保万无一失,她要早点准备动身了。

         时间流逝的飞快,半月已经悄然过去,每天早上古良玉还是照常去菜市采购食材,然后按时回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在某个晴朗的早晨,她出去买菜后,却再也没有回来了。

         四月春光好,天朗气清,乍暖还迎。

         一小女孩身板瘦弱,却扛着一个包裹不停歇的赶着路——不用想,正是古良玉!

         虽说她内里已经是二十多岁的“老女人”了,可壳子却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走了半天的路,即使这一年来在李金玉的压榨下她虽然没少干苦活,可还是有些吃不消。

         走了半天,这里的城门她都还没走出去。古良玉纳闷的翻了个白眼,这样子半个月都不够她到天都的!

         “商队运货,都让让路!!”一道洪亮浑厚的嗓音让人群纷纷让出了一条路。

         古虞走到一边往来人看去,数十辆马车牛车开了过来,在领头位置的是一位身形壮硕剽悍的黑脸大汉,后面还有二十多名护卫一起看货。

         车子在靠近一些,可以看见装着货的大箱子上统统上好了黄色封条。

         古良玉忍不住扯住附近一个大婶的袖子问道:“这位婶婶,这些车子是运什么的?”

         大婶低头瞥了她好几眼才给她解惑,指着商队方向:“小姑娘,你看见那些黄色封条了吗?这些啊,都是运给宫里的贡品!”

         古良玉眼睛一亮,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运去宫里不就是去天都么,如果她想个法子混入商队,就能顺利到目的地了!

         她欣喜道谢:“谢谢大娘!”眼见商队已经行过了她这里,她赶紧追了上去。

         商队在城内行的不快,古良玉为了确保能一直跟着商队,就一直往商队前往的方向跑着,直到看见商队一行人在一家酒楼驻停了一下。

         为首的那个大汉进入了酒楼中,她连忙跟着进去。

         “小二,给我拿碗酒来!再给外面的兄弟们拿几十碗茶水去!”他洪亮的喊道。

         “好嘞!客官稍等!”小二作揖,连忙去准备了。

         古良玉看商队头子一个人坐在空桌上等酒,就坐到了他对面。

         他看一个小女孩坐到了自己桌来,感到奇怪的看了她两眼,没想到对方也直直盯着自己,忍不住问道:“小姑娘,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就不觉得我很可怕吗?”

         她摇摇头,稚嫩的声音十分清亮:“大伯看起来好像我爹爹,一点都不可怕!”

         这句话从小孩子嘴里说出显得很无邪,商队头子对她顿时多了些好感和喜爱,“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爹呢?”

         闻言她顿时耷拉下了脑袋,语气难过:“爹和娘都去天上了,再也不能陪着小玉了……”

         “可怜的孩子。”

         铁汉也有柔软的地方,他也算是半个孤儿,对眼前父母双亡的小姑娘的遭遇能感同身受。

         “客官,酒来了~”就几句话的功夫,小二就把酒端来了。

         壮汉看了眼瘦弱的古良玉,对小二说道:“再给我拿碗面来!”

         没多久,面也来了,他将一大碗面推到了她面前,眼中有几分怜惜:“吃吧!”

         她甜甜的道了声谢,便狼吞虎咽的吃着面,活像是八百年没吃过东西了似的。

         看着她这副可怜的样子,他更怜惜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没了爹娘她打算怎么过?

         “你现在一个人该怎么办?”他问道。

         古良玉抬起头,嘴巴一圈都是汤油,嘴上动作没停的含糊回道:“爹娘说过让我去找住在天都的姨母,可是我迷路了不知道天都在哪!”

         哦?天都?壮汉爽朗的哈哈拍了一下胸脯,豪气的将一大碗酒一饮而尽:“这好办!大伯我正要去天都那里,捎上你一程就是了!”

         古良玉内心欣喜若狂,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自己,看来离自己目标又进了一步!

         就这样,古良玉顺其自然的进入了商队里。商队里个个都是粗犷耿直的大老爷们,听述了她的遭遇,一个个都对她的遭遇感到同情,她顿时获得了大部分糙爷们或多或少的关照,弄的编造谎言的她反倒不好意思了。

         经过商队整整五天的颠婆赶路,晕车反胃了无数次的古良玉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盼到了天都。

         商队运货到了天都的城门,自然有守卫将货物运进宫里,商队拿走了钱之后,任务也算结束了。

         她心怀感激的告别了商队众人,走进了天都城中。

         天都果真如众人口传的那般繁华昌盛,城门都足有数十丈高,恢宏威严。

         一进入城中,就看见了各种小吃古玩的商贩和修筑精巧的各种建筑,人们的脸上带着平和的笑容,可见天都的百姓生活安乐。

         一路晃过去,她就被这街上各种新奇未闻的玩意儿给晃花了眼,要不是身上没钱,估计她都要逛上一下午的。

         她摸了摸自己袖子里的口袋,里面只有几十个铜板,还是她半个多月买菜偷省下来的钱。还有十天才开始门派招生,这些恐怕只够她一天啃一个馒头。

         天都这么大,先慢慢向路人打听去天启台的道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