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古怪玉佩
    古良玉下床舒展了一下浑身畅通的筋骨,才后知后觉地闻到了一股恶臭味。

     而且,好像还是从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她抬起手闻了闻,顿时作呕。

     天啊,她虽然十几日天没洗澡,也不会这么臭啊!

     对了,她想起来,书里好像提到过引气入体之后便能洗髓伐筋,与凡人的体质就大不相同了。

     这臭味…应该是因为洗髓伐经排出的杂质吧,怪不得浑身还黏黏腻腻的。

     古良玉翻了个白眼,不行,她得去洗个澡,不然得被自己恶心死。

     她打算去拿换洗的衣服之时,发现床头多了一套蓝白色的服饰。

     将衣服展开一看,做工精美,简单大气,看上去应该是门派服装。只是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

     古良玉懒得多想,带上门派服大步踏出了房间,向外面走去。

     问了问几个附近正在打扫的老杂役澡堂在哪里,都说这附近的后山有个温泉,她沿路找了过去,总算是看见了一小池冒着热气的温泉。

     一看到温泉便迫不及待的脱掉了脏兮兮的衣服,进入水中浑身上下的搓泥起来。

     洗完澡后,古良玉不但浑身舒畅,而且整个人也改头换面了。

     以前她不但瘦皮肤还略黑,由于排出了体内长期积累的杂质,顿时白皙了许多。

     所谓一白遮三丑,虽然现在还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可是比起以前来算是好看了不少。

     再加上门派服穿上之后衣袂飘飘,倒多了份装逼的出尘气质。

     ……

     大殿前的首座之上,端坐着一个相貌似四十多岁的男人,身形气势威仪肃然。

     “哦?天灵根?!此话当真?”只见原本不苟言笑的掌门眼中光芒大放,难掩内心激动。

     “弟子不敢胡说!的确是个天灵根的女孩,名字叫做柳幽涟!”

     掌门闻言不禁大笑:“哈哈哈哈……看来我三清门又要出个妖孽了!”

     他心情极好,对之前负责纳新的中年修士随意丢了一把中品法器和一瓶还阳丹:“你做的不错,这些是给你的奖励。”

     就连金丹初期的修士都未必能得到中品法器和四品丹药还阳丹,可以说这奖励对于不过筑基中期的中年修士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好处了!

     他接过赏赐后顿时喜形于色,连忙叩谢:“弟子谢过掌门大人!”

     “不必了,下去吧。”

     “是!”他恭敬的退出了掌教大殿,殿中一下子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掌门还坐在掌座之上。

     “天灵根承尽天运,关乎到了一个门派未来的的兴荣和命脉,看来本座得找其他各位长老好好商议此事了……”掌门自言自语了一句,便凭空消失在了殿中。

     此时,古良玉已经回到了杂役弟子们的住处,发现一堆弟子都聚集在外面的空地,方方正正的排好了队,最前面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女修在发号施令。

     感觉这架势有点像现代的军训?

     趁着大家都没注意到这边,她赶紧兜了个圈子溜到了最后一排。

     旁边一个模样机灵可爱的少女发觉了她的举动,用手挡住脸悄悄对她说:“马上就要点名了,你来的可真及时!”

     古良玉也压低了声音:“我就是去后山温泉洗了个澡,不知道大家都聚集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少女一听瞪大了杏眼:“后山居然还有温泉?”

     见古良玉点头肯定,少女眉开眼笑:“太好了,终于可以去舒舒服服的洗一次澡了!”

     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古良玉:“我叫方祺凌,你叫什么呀?”

     “古良玉。”难得有人主动和她交朋友,她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回答我的问题呢!前面那位女修又是什么身份?”发觉两个人的谈话重点不对,她又连忙问了一遍。

     方祺凌微微耸肩:“前面的那位是管我们的师姐,叫林芝芝。今天要分配我们这群杂役弟子去各峰做事!”

     两人聊得起劲,不料林芝芝注意到了她们在窃窃私语,冷冷斥道:“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放肆交谈,后面的那两个人给我滚过来。”

     顿时几十双眼睛刷“刷—”的一片转头看向她俩,古良玉嘴角一抽,和方祺凌一起走到女修面前。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她厉声问。

     方祺凌低着头,声音如蚊呐:“方祺凌……”

     古良玉则厚着脸皮面不改色说:“报告师姐,我叫古良玉!”

     “你还挺有底气的,胆子倒不小!就是不知道这几天来到仙门学到了什么,哼。”

     林芝芝冷哼一声,上下用神识打量了她们两个一遍,看古良玉的目光顿时异样,疑惑道:“你居然已经引气入体了?你灵根怎样?”

     “回师姐,我只是杂灵根而已。”古良玉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那么惊讶。

     这话一出,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变了……

     不怪他们都大吃一惊,先不说杂灵根是最差的资质。就连双灵根资质的弟子们都不一定能在入门三天之内就成功引气入体!普通的四五灵根也要花上个半年甚至更久才能进入炼气期!

     而杂灵根,更不用说了!修仙界大多数人灵根再差也是个五行五灵根,灵根之间多少能互补互利。

     杂灵根之所以差的离谱,正是因为它并非单纯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五灵根,而是含有其他风、雷、冰属性的灵根,灵根之间没有共性,修炼起来比五灵根还要事倍功半。

     毫不夸张的说,天灵根和杂灵根一样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资质,只不过前者是百年一遇的天纵之才,后者却是百年一遇的朽木——差到稀奇!

     所以说杂灵根基本连引气入体都得花上比别人多几倍的工夫和时间。

     因此,古良玉说自己是杂灵根,可她却仅仅三天就引气入体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场人几乎内心都不相信她说的话,只不过个别在天启台就注意到她灵根的人,看她的眼神则分外骇然。

     古良玉自然也敏感的注意到了别人异样的目光,不由心里猜测出了些原因。

     原来自己这样的修炼速度不是正常的?

     她之前还以为大家都已经引气入体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自己的不同,古良玉自己也说不清楚。

     林芝芝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这个新弟子修炼速度这么蹊跷,不是身怀异宝就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不论是哪个……只要自己能从她身上夺过来,说不定就能很快筑基了!

     自己已经卡在炼气五层足足两年了,如果没有一些机缘,就只能老死在炼气期了!

     呵呵,看来只能对这个丫头下手了。

     古良玉一脸心不在焉的想着自己的事,错过了林芝芝眼里的森森杀意。若不是如此,以她对情绪的敏锐感知,也未必会让之后的事就那样发生了……

     林芝芝掩饰了心中的算计,对方祺凌和古良玉柔和了语气:“这次就算了,记住下次不可再犯!”

     “是。”两人异口同声,一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方祺凌憋有许多话想对古良玉说,可是怕再被骂一顿,只能挤眉弄眼的以眼神传递自己的崇拜之情。

     看她这样,古良玉面上不禁莞尔。

     之后林芝芝便将所有新来的杂役弟子都点名一遍,按顺序将他们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做事。

     “古良玉,方祺凌。”

     “到!”最后终于该轮到方祺凌她俩了。

     林芝芝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方祺凌去小丹峰的废丹房打扫卫生,古良玉你去灵谷后山饲养灵兽。”

     “是。”两人应道。

     前面那些人都是两人一组做事,只有她们两个人被分到了不同的地方各司其职,方祺凌很是遗憾。

     事情都吩咐完之后,林芝芝就离开了,让一些老弟子给他们这些不熟悉门派的新弟子们带路。

     也有几个人则特地停留了会儿想要结识古良玉以及询问她修炼的诀窍。

     ……

     等到她熟悉完去灵谷的路线回到住处后已经天黑了。

     她累的直接瘫在了床上。

     他们个个都问她是用了什么诀窍才引气入体,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她也答不上来,于是就找借口搪塞了过去。

     其实她自己也很在意这件事,可是想来想去,她身上又没有特别的地方。

     论灵根,她很差;论丹药,身上只有一瓶辟谷丹;论心法,也还是和别人一样的入门心法。简直毫无亮点。

     除非老天不知不觉给自己开了女主标配的金手指啊。

     等等。金手指……

     古良玉突然灵光一亮,想起自己身上唯一一样奇怪的东西——玉佩!

     这个玉佩很普通,除了无聊的时候她会拿着发呆,其他时候都不会拿出来。

     她连忙拿出了藏在衣服里玉佩,玉佩上面镌刻了奇怪的铭文,听说也不知是从哪个疙瘩窝里弄来的,反正她从小就佩戴着。

     只见玉佩呈圆形,约有普通鹅卵石那么大,翡翠色泽暗淡,手感粗糙,与普通的低乘玉佩无异。

     唯一有一些特别的地方是:一面雕刻了“封”这个字,边缘还刻着一些看不懂含义的古怪文字。另一面雕刻了繁杂无序的图案。

     她两边仔细打量摩挲着这块透着些许神秘的玉佩,不由想到:难道这就是她的金手指?

     记得小说里都说过灵物可以滴血认主,自己可以试试。

     为了证明这个猜测,她将食指放到嘴中狠狠一咬,血腥味顿时蔓延在舌尖。

     拿出正在滴血的手指,她把鲜血往玉佩表面滴了几滴,等待着玉佩的反应。

     五分钟、十分钟,她静静等了许久,玉佩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传说中的认主,也没有传说中的空间。

     原来真的只是块普通玉佩?

     果然做人不能脑补太多啊,古良玉如是想到。

     至于为什么修炼起来如有神助?她算是彻底一头雾水了。

     越想越睡不着,古良玉干脆把所有疑惑抛到脑后,一心修炼起来。

     只是沉浸在吐纳灵气、打坐周天的她没有注意到,在黑暗之中,胸前那块状似平凡的玉佩,却散发了一缕微暗难察的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