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他不是朋友
        赵绝显然也注意到了玄冥真人还赖着不走,他扶手负背面色冷凝:“王玄冥,大典已经结束了,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事?”

         玄冥真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柳幽涟,用舌头舔了一圈嘴唇,猥琐地笑道:“欸,本真人真是羡慕赵掌门阿,你收了这么个小美人当徒弟,以后真是艳福不浅阿!”

         柳幽涟被他恶心的目光注视着,微微颦蹙起了一双秀美的柳眉。

         对方这种浪荡的话使赵绝冷哼一声:“王玄冥,你这鼠辈休要诋毁本座!我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出去!”

         玄冥真人“桀桀”一笑,拿出了一个黑色方盒想要走到柳幽涟面前,却被赵绝一手拦住。

         “欸,赵掌门,你也别太紧张嘛!虽然你这小徒弟很符合本真人的胃口,可是君子不夺人所好阿。本真人刚才忘了送上贺礼了,这不才想起来,所以想把这礼物交给小美人阿~”玄冥真人无耻道。

         “不必了,你本就是不请而来,东西还是留着自己用吧!”赵绝没有放下手臂,冷冷的一口回绝。

         玄冥真人阴冷的看着赵绝:“赵掌门非要这样拒人千里麼?”

         赵绝面无表情,只是用手做出了一个送客的动作。赵绝实力比他强一个境界,虽然玄冥真人心有不甘,但也无法当面与之对抗。更何况在别人的地盘,他要是与赵绝斗法,一定讨不到好。

         玄冥真人将方盒收了回去,转眼如毒蛇一般盯着赵绝身后的柳幽涟,舔了舔嘴唇:“看来今日这贺礼是送不了小美人了,但改日一有机会,本真人一定会补上的……”

         说完他嚣张地大笑着御空飞走了。

         赵绝脸都黑的能沾墨了,王玄冥这无赖显然是盯上了自己的徒弟柳幽涟了,把炉鼎的主意打到了她身上,毕竟她身怀极其纯净的水灵根,这种灵根是最极品的炉鼎资质,若是无人庇佑,那么她的灵根反而是祸不是福。

         “徒儿,这王玄冥极其阴险,你以后要注意安全,我给你的储物戒中有传音符,能千里传音,若以后真遇到什么危险就用传音符发消息给我。”他转头对柳幽涟叮嘱道。

         柳幽涟声音纤柔,面带余惊:“谢谢师傅,幽涟知道了……”

         早就站在一旁的两个少年旁观了这场闹剧后,一起走到赵绝面前,白衣少年屈身恭敬的行礼道:“师侄和舍弟见过掌门师叔。”

         玄衣少年也握扇鞠了一躬。

         赵绝脸色温和了不少,关怀地对他问道:“墨离,你不是外出历练麼?回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告诉师叔?”

         白墨离略带歉意的微笑道:“回师叔,弟子前段时间的确外出历练,可听说最近师傅在闭关突破修为,前几日就急忙回来了。正巧舍弟想熟悉门派,便带他四处逛了逛,因此没有及时告知师叔此事。”

         “哈哈哈,师弟他最近的确快突破了,晋入元婴大圆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到时候三清门的地位就无人能撼动了。”提到这事赵绝心情大好,难得面上带了些爽快的笑容。

         “你回来了就好,我给你介绍一个人。”他摆手将柳幽涟介绍给他:“这是你柳师妹,你在大典里也知道了。幽涟,这是你师兄白墨离,不过十六岁已经筑基中期了,资质不比你差多少。”

         柳幽涟目光盈盈,柔柔的笑容如茉莉般纯白:“白师兄好,我叫柳幽涟。”

         “柳师妹,很高兴认识你。”白墨离身着月白色暗纹长袍,衣垂青色玉佩,足踏云履。头戴白玉长冠,淡眉舒长远,温润如暖玉,实在是难得一见的翩翩雅公子。

         他微笑看着有些脸红的柳幽涟,正欲开口再说什么就被身边的玄衣少年插话了。

         “柳幽涟,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在下白祁然,你可以叫我白哥哥~”白祈然挥了挥折扇,轻佻的打量着柳幽涟浑身上下。

         柳幽涟虽然年幼,但姿色出众且有一股特殊的柔弱气质,特别一双美目时刻都是水汪汪的,让人油然而生一股保护欲。正是白祁然喜欢的类型。

         一时间,兄弟两人都对其有了些许好感。

         赵绝眼含笑意:“看来本座应该找机会让你们这几个小辈好好交识一番,不过今日还得带幽涟去命魂殿上个命牌,改日你们自然有机会聊聊。”说罢就带柳幽涟离开了。

         ……

         凤琉撑着头半躺地翘着个二郎腿,无聊的啃着灵果,古良玉则坐在不远处安静的突破着。

         她感觉自己丹田内灵气满溢,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下一层了,可是这一步仿佛是无形的薄膜,始终难以越过。

         又是经过了半个月的灵气累积,她终于厚积薄发,冲破了那道壁障。

         炼气三层了!

         古良玉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不由欣喜。

         她在这空间内已经修炼了半年多了,而空间里的灵气浓郁度至少是外面的五倍有余,在外面要花上五六年的时间她才有可能突破到炼气三层,如今在空间内半年就达成了,结果的确令人心喜。

         凤琉嘴上啃着灵果,手上丢过去一个,古良玉沉浸在喜悦之中,猝不及防被灵果一砸到头。

         “你干嘛!”古良玉丢了个白眼过去。

         “爷好心赏你个灵果,你还不跪谢?”凤琉挑眉,将啃完的果核随手一扔。

         “我懒得和你开玩笑,如今我炼气三层了,暂时可以回门派看看了。”古良玉走到凤琉身边,也拿起一个灵果边吃边道。

         “啧,你倒是能出去了,但本大爷的事你可也别忘了!”他眼睛微眯,猝不及防的坐起来钳住她的下巴微微一挑,危险的警告道。

         “要知道爷给你涅槃也不是白涅的,爷在你身体里放了个紫灵凤火的火种,你要是敢耍爷,爷就会引爆火种,让你身魂俱灭哦~”凤琉邪恶的笑容看上去极其魅惑,然而此时他的面孔却只让古良玉感觉到彻头彻尾的心寒。

         也许是因为他们这些日子里没事的时候便会拌拌嘴,也许是因为不论她对他怎么耍嘴炮凤琉也没有做出过伤害她的举动,让她以为他们其实也是朋友。

         可是现在凤琉的话却仿佛一个狠狠的巴掌打在她心上。

         凤琉不是不伤害她,只不过,是在他的利益没有被侵犯的前提下……

         古良玉这一刻才真正的明白,凤琉与她之间从来没有所谓的友谊,不过是利益形成的枷锁让他们多了一份合作者的关系。

         但她,却错把这种关系当成了友谊……

         “你知道吗凤琉,我知道自由多么重要。”古良玉感觉自己鼻子有点酸,她打开了凤琉钳制住她下巴的手,低下头掩住神色道:“我从来,都没有违背自己诺言的想法。我记得我说过会放你出去,等我有能力了一定帮你重获自由……”

         她声音有些颤抖:“可是,我没想到你从来没有一点相信我。凤琉,就算你在我身体里埋了火种我也不会害怕,因为我古良玉想帮你是真心的!”

         “你放心,这个承诺会一直有效。”她的声音骤然冷却,没有一丝温度。

         一滴温热的眼泪滴到了凤琉手背上,他面上呆滞,不知所措的抬起手来,心里莫名的多了一丝后悔。

         因为他好像……让这个小丫头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