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诞生之日
        产房门外,三三两两的人群聚在一起,吴夫人已经进去多时可孩子迟迟不能顺生,这可吓坏了屋外等候的众人。“老婆,老婆你要挺住,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说话的男人正是吴先生,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别看他才三十出头的样子,在圈内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人物,看着产房门上的大字,吴先生此时的心情格外焦虑。

         可事事并不能随人愿,手术室的灯光熄灭了,吴夫人被医生推出了手术室,在她的脸上蒙上了那洁白无瑕的白布,“医,医生我老婆她.......”。

         医生看了看一旁的吴先生,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吴先生只感觉脑袋翁了一下,紧接着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小泉...”昏迷中的吴先生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名字。

         深夜的医院十分恐怖,但要说最恐怖的地方当然还是停尸房,吴夫人的遗体被安放在这里,四周静悄悄的,但依稀可以听见外面的细雨声以及轰隆隆的雷声。

         在雷云的上方有两道流星,它们仿佛扭打在一起,其中的一道红色流星处于下风并被另一颗蓝色流星打落,突破了云层流星坠落到了医院的停尸房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声,浓浓的硝烟久久弥漫在医院当中挥之不去,这也惊醒了病房里昏迷中的吴先生,处于迷茫中的他迅速下了病床,他仿佛是被一股力量所吸引,直直的跑向了流星坠落地点停尸房。

         来到停尸房的门前,哪里早已经挤满了人群,有医生护士甚至是病人,大家都在仰头向里头张望,来到门口吴先生听见停尸房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喊声,他心里顿时欢喜不已“孩子?我的孩子。”想着吴先生就打算往里闯,不知他哪来的力气硬是推开了周围的人群挤了进去。

         可当他看见停尸房里的爱人时,几滴泪水不受控制从他的眼角滑落,“小泉”吴先生的声音很低,低到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哎,先生你不能进去...”不顾门口医生们的呼喊,吴先生直直的走向了尸体的床边,但他的手并没有去摸妻子的脸而是向下摸去,众医生跑进了停尸房想要把吴先生带离这里,可是当医生们看清楚尸体旁边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见吴先生的手正在抚摸着一位男婴...

         八年之后,小学的入学仪式现场,“吴天少爷,你慢点跑,慢点跑啊”,一位气喘吁吁头发稀疏的中年女子喊道。她名叫张嫂是吴天家里的保姆,除了负责家务以外还要负责吴天的上下学,吴天父亲的工作比较繁忙,平日里都是张嫂在带孩子,在他的眼里张嫂可以说是他最亲近的亲人。

         “阿姨你太胖了这样可不行啊”说完吴天还不忘回头做一个大大的鬼脸,毕竟八岁的他还处于孩童的阶段。

         伴随着一段优美的旋律校园广播传出声响,“入学的新生迅速到操场集合,开始分班”。

         跟张嫂打过招呼之后,吴天便匆忙的跑开了,这一届的新生大约有两百人左右,四名班导师开始清点人数,仪式持续了近两个小时才宣告结束,吴天被分在了一年三班,分班过后校长年级主任等等开始上台讲话,长篇的校规校纪让仪式整整延迟了一小时,别说是孩子们就连门外等候的家长们也有些不耐烦。

         见远处的吴天走了过来,张嫂长叹口气迎上前去关切的说道“少爷您辛苦了”。

         吴天摇了摇头“没事的阿姨”。一旁的小孩也走了过来,他的父母迎上前去又是递水又是询问,吴天看在眼里羡慕不已,从小没有母亲的他看见这一幕心里充满了羡慕,可在羡慕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嫉妒的心里。

         突然,大地开始震动人们开始慌乱不安起来,人群里你推我一下我绊你一脚,场面格外的混乱不堪,吴天站在原地看着刚刚在自己面前向父母撒娇的小孩。

         小孩的父母早已被慌乱的人群冲散不知去向,而此时的吴天像是丢了魂一下看着他,嘴角还不时地漏出一丝阴森阴险的微笑,“吴天少爷”张嫂的手一把抓住了吴天的肩膀,吴天被她的这一举动惊醒,与此同时地震也戛然而止。

         “小芳,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小孩子的母亲从人群当中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小孩子放声痛哭,看着他们吴天的内心流过暖流“吴天少爷我们回去吧”。

         吴天的家位于市中心繁华路段,住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富豪或行政人员,当然这里的房价也贵的吓人,吴天的家是一座两层的小型别墅,前后各有一个小花园里面种着一排排整齐的向日葵,这也是吴天母亲生前最喜欢的花。

         进了家门吴天直接走上了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张嫂似乎早已司空见惯,默默地走进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

         房间内,吴天孤独的低着头,从小自己就有一股不受控制的超能力,只要自己产生负面情感那种能力便会爆发出来,伤及周围无辜的人也因为这个从小到大吴天一个朋友也没有,周围的人对他充满了恐惧。

         “咚咚咚,少爷我能进来吗”?张嫂站在门外敲响了房门,见屋内没有回音张嫂便推门而入,只见吴天孤独的躺在床上缩成一团在他的手里还紧紧地抱着一个白熊布偶,这个布偶是他出生之前母亲买给她的,别看这这小小的布偶对吴天而言是他无可取代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

         “少爷,该吃饭啦”张嫂站在门口关切的问道,“阿姨,对不起”吴天的声音很是沙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从声音当中可以听出,他哭了。

         “少爷...”

         张嫂的手艺真是没的说,面对正在长身体的吴天,张嫂每天都会做出各式各样的菜肴,以确保吴天能够茁壮成长。

         饭菜虽好可现在也是食之无味,哪天吴天睡得很早,可能他真的累了...

         梦境是每个人都会做的事,在梦里你可以拥有一切当然也包括朋友,吴天就是很好的例子,从他出生以来他始终做着同样一个梦,在梦里经常会出现一位身穿白衣但看不清相貌的女孩,陪她玩耍陪她聊天直到天亮,女孩便会敞开一双雪白的翅膀飞向天空,消失在天空的尽头...